目前分類:i say: (7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很愉快,所以很多以前的小小哀愁,都迷路了,找不到他們到紙上的路。

就這樣,有些屬於自己的小美麗哀傷,就這樣靜靜的,偷偷告別,頭也不回的消失,

在blogo在日記本。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塞在國道上面,想說寫點什麼。結果越是刻意,越寫不出來。
所以,本來要寫的詩,就只有濃縮的我好想你這四個字。
真的。

你在的時候,我只要想看你,走個幾步路就可以。你不在的時候,要是想看你,只能閉上眼睛去看。
或許真的是等了一千年,才能夠有你走進我生命裡。我要說,我會很努力的參與接下來的60年。或是70年?
==

繁忙的日子,往往可以在電影中找到救贖,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4 Sat 2012 01:09
  • 樹枝

漸漸真正的明白,樹木長大之後,樹幹必岔開成支的道理。

很哀傷呀,but we will part, though the blood remains the same.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做自己有點害怕恐懼的事,勇氣就慢慢長出來了。

很多事情都是習慣成自然。新的事情,在還沒上手前,好像不怎麼合腳的鞋子,不舒服,有時還會磨破皮,會痛。
不過,繼續走下去,要不是繭長了出來,不然就鞋子軟了,服服貼貼了,然後就習慣了。

一直做自己有點害怕恐懼的事,膽子就漸漸變大了。

膽量好像只有在害怕的時候才會生出來。就像游泳總得跳進去泳池裡才學的會一樣。但是怕久了,就不怕了。

Steve Jobs走了,他的演講再次被拿出來討論。很有力氣的演說,關於死亡,關於失去。我們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有什麼好怕的呢,達觀一些,反正到後來還是得面對死亡,總得活得精采一些。We have nothing to lose. 每一天都當成最後一天來活,開心一些。

看到Janet學妹在臉書上的分享:
~~
有人問達賴喇嘛:
「關於人性,最讓您感到驚訝的是什麼?」
達賴喇嘛回答:「人類,為了賺錢,他犧牲健康。為了修復身體,他犧牲錢財。 然後,因擔心未來,他無法享受現在。就這樣,他無法活在當下。活著時,他忘了生命是短暫的。死時,他才發現他未曾好好地活著。」

真的是這樣,好像大家都被過去所困,而擔心著未來。那現在呢?那現在呢!
~~

還有蘇笑雅分享的:
~~
想起『愛在黎明破曉時』裡面的一段話:
You know what drives me crazy?
It's all these people talking about how great technology is, and how it saves all this time.
But, what good is saved time, if nobody uses it? If it just turns into more busy work?
You never hear somebody say, "With the time I've saved by using my word processor, I'm gonna go to a Zen monastery and hang out". I mean, you never hear that.

言下之意就是,科技幫助我們省下時間,但省下時間到底給我們帶來了什麼好處?不過就是更多的工作;更多的忙碌罷了。
從來就沒有人說,他用科技產品省下的時間,他要去做一件悠閒令他開心的事。
~~

真的!忙起來之後,很容易變成瞎忙,假如沒有適時抽離,看看自己在幹嘛,很容易變成跑滾輪的老鼠,奮力的跑著,可是哪裡也去不了,還是在原地,還是白忙。

適時的放鬆,讓自己沈澱一下唄。
所以,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台北的雨來的很急,都算是預料中的。落雨前,規規矩矩地先把豔陽收掉,然後吹幾口氣,彷彿是預告一般:快點準備好,等等我要撒尿了。然後轟轟轟,大雨就來了。相當精準,相當規矩。

這幾週工作也來的很急。都不算是預料中的。工作來之前,我什麼都不知道,然後幾通電話,就一一敲定,彷彿是命運一般:你得快點完成。然後啪啪啪,我皮皮挫,不算精準,也不規矩。

oneness是個很有趣的事情。在所有注意力都灌注同一件事情上的時候,時間這個元素就消失了。我很樂於自己進入這種類似入定的專注。可以抽離所有的存在,只專注在轉換這件工作上。

從A語言到B語言,我搜刮腦子裡的語彙,試圖傳達一樣的dynamics.

今天很奇怪,我切絲瓜的時候,看著自己亂七八糟的刀法,我忽然想到村上春樹提過他一直都有長跑的習慣。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transition第二週了。我偷到了一個星期天的下午。

台北大學附近的菜市場,下午一點,所幸還有一些菜攤還沒收,買了萵苣3顆、香菇半斤、甜椒10顆、蒜頭、高麗菜2顆、大豆干3片、百葉豆腐,這些到晚上就會吃完了。

菜市場的阿桑對我都不錯呀,東送西送的。

目前遇到的問題是,我沒有任何廚藝可言。所以幾乎所有的菜就是洗好就吃了。
料理魚肉跟雞肉也是個挑戰。

其實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為,問題只要找方法解決掉就好了。

過了八爪章魚的日子也有一段時間了。要教書要翻譯要排戲要做生意,現在還加了transition進來,直接衝擊到的就是時間管理的問題。
真的很挑戰呀。

不過,當改變成了日常便飯,適應就不是那麼困難了。
深切的體會到所謂的非黑既白的二元論。遇到事情,你要嘛找方法,不然就找藉口。

然後,人生其實就是天天的選擇題,每一刻的選擇題。

有些朋友害怕習慣了,恐懼習慣了。遇到事情,就先縮回去自己的舒適圈,先看看別人怎麼做,等等再說。可是人生太短太美好,等著等著,自己就老了,然後找些自己其實都不相信的藉口來安慰自己。

誰不怕呢?遇到事情誰不怕呢?勇氣就是就算會怕,還是去做的人。
臨事不懼!你加油。

「你過的好嗎?最近如何?」...我們常常這樣問朋友
「很好呀,還不錯呀。」........我們也常常得到這樣的回答

其實回答是什麼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關起門來,面對自己的時候,是否能夠開心的微笑,能不能有心靈平靜?你可以唬爛這個世界,可是唬不了自己呀。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天開完了例行的團隊會議之後,到遼寧夜市的馬祖麵店吃宵夜。
結果巧遇舜哥。

吃麵哈啦到一半,舜哥突然跟我和怡安瑪姬講關於擺渡者的事情。
他說了很多,我很感動。我覺得沒能把那一段話錄下來有點可惜。

他說我們在舞台上的人,不要小看了自己的角色。我們都擁有一股力量、具有影響力。可能觀眾聽眾因為看了我們的戲、看了我們表演,獲得了感動,進而對自己人生有不同的省思和想法。你在台上,根本不知道台下有誰因為你,而改變他們自己。

其實不只是表演者。每個人多少都是擺渡者。
啥米是擺渡者?其實說穿了,就是默默協助人們穿梭兩岸或渡河的人。

舜哥說瑪姬的擺渡工具是琴,他自己的工具是嘴巴,一個利用音樂、另一個用話語的力量,去感動人,影響人,讓別人的生命可能因為我們而美好一些。
這就夠了。

在生命的長河裡,擺渡他人,或許會積些陰德。可是並不是為了積德為了功德而擺渡,而是為了擺渡而擺渡。

我聽到這邊,嚼到一半的麵就含在嘴裡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時候腦中會有一兩句話閃過去。要是沒有提筆寫下來,那就消失了。
I can't really trust my memory now. Note-taking is sometimes more reliable.

「樂在其中,然後其實我們都在其中」:the very true essense of living IN the moment.
「生意生意,做生意才有生意,才生意盎然、生生不息」:push your limit a little bit. won't kill you.

and that evening is still too vivid in my head.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熊泥跟我說了一句有點cynical的話,大意是:

我們人每天都會撒謊,大大小小的謊,而其中最常撒的謊就是,當然別人問你「最近好不好呀」,你回答「嗯,還不錯呀~」

我覺得這句話還蠻殺的。當我們回答,過的還不賴呀,還不錯的時候,是真的嗎??這答案只有自己清楚。

或許每個人都有似乎深不見底的憂愁,都有操心的事情,不過總有方法可以讓你回答「喔,我最近很好呀」的時候,是真的,是正港的,沒半點虛偽的。

我很感謝最近的許多人事物的進展,雖然變動有點大,但我一直處在一個開心的狀態。不知道是因為我開心,所以結果好,還是結果好,所以我開心。我想,是哪一個並不重要,因為這兩個互為因果,而且有正面循環的。

ㄎㄎ,你心煩的話,不如對著鏡子傻笑一下也好,或是模仿唐老鴨一下也可以,都可以把開關調到「開心」的位置的。

我決定,我講:「我過的還不賴」的時候,是120%真的!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你不懂愛自己,然後要裝出可憐的樣子,討個同情,討個關心?
為什麼你自虐,然後把這一切說成是老闆的責任?

有時候我會因為朋友不自愛而發怒。那是從關心朋友開始的。然後忽然驚覺,你們一直浪費糟蹋朋友對你們的關愛。馬的,為什麼你自己都不關心自己了,我還要為你擔心?

我吃飽撐著沒事幹嗎?

很多東西是免費的,可是不代表它賤,它免費,是因為它是無價的!(怕你蝦過頭看不懂,舉個例子:例如說,我對你的關心。)

請珍惜!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影片好棒,很感人。
從小到大看過的典型,這邊都有。



「媽,你愛吃魚尾喔?」這個不是笑話,鄉下地方的小孩以前真的這樣問。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little green

高雄今天很棒。幾乎整天都下雨,除了上班跟下班的時候。
天氣終於溫柔了起來,太陽不再刺痛皮膚,風也不再濕黏。
小小淡淡的雨,弱弱微微金風,下班後低調到不行的小綠。
他們常常都說活在當下,就像蛋堡說的那樣,過程是風景,
結果是明信片。所以,享受吧,在金風起微微雨小綠晚食。
青醬醃雞麵干貝起司跟花枝,每一口都暖味又暖心呀我說。
食

瞬間,我覺得十分寬心,十分開心。謝謝捏。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喝了小杯黑咖啡,換上運動服,暖身完畢之後,就往附近小學走過去了。
一連下了好多天的雨,終於在今天晚上這無雨的夜,可以跑步了。

錯。還沒走到小學,就聽到雷聲了。
所以我就開始用衝的,不是衝回家,是衝到操場。然後繼續用衝的,三十分鐘,肺在快要炸開的瞬間,雨下來了。大滴大滴的,然後我就走回家了。

忽然覺得天很溫柔,地也很溫柔。一圈又一圈繞著,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我決定,要努力的愛人,然後,或許這些付出的愛,會以一定的比例折射回來。就算沒有,也是okay的。因為付出愛的同時,就是種幸福了。

幸福總是在當下呀,不是明天、下星期、明年。總是在現下的每一刻,在我一步步踏著pu跑道,傻子一般的衝刺、飆汗的每一刻。
--------

那天回家,在要離開的時候,阿母忽然說了一些話。說大舅打電話給她,他們天南地北聊了很久。
「我們都老了耶。」他們的結論是這樣。
回首過去五十幾年,好像還是昨天的事情。然後一瞬間,好像人生就快走完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erhaps it's high time you threw yourself into a totally unknown world.
summon all and try yourself.

let no fear cast shadows on you.
break all the shackles.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週末跑回家了。內心掃過颶風之後,就期待回家,享受最珍貴的平靜。我睡了很多,把週間所欠缺的都睡回來,把所有的不愉快的心情都睡掉,真的有如阿兜仔說的:After the storm comes the calm.

昨天晚上我幫阿爸刮痧。他的手臂舉到某個高度就會疼,刮一下背可以幫忙紓緩一些。先從脖子、肩膀、上背稍稍按摩放鬆一下,再開始刮背。很安靜的,一下下的刮,出了點紅砂。之後再針對幾個容易有氣結的地方按摩。

我很享受這個過程。

大部分時間我都不在家。雖說現在爹娘還不到需要仰賴我們照顧的年紀,我總覺得自己不孝,沒有花多一點時間陪阿爸阿母。我能做什麼呢?目前除了儘量撥空回家相處、把自己照顧好之外,我還有更大的使命感。

有時候日日的生活雜務、工作上的大小任務,會把眼睛遮住,以致看不到更大更遠的願景,這時候就得靜下來把心淨空。

刮痧板一下下刮過,幫忙阿爸排毒,我的心也淨空許多。阿爸的肩頭比較僵硬,一下一下的刮,好像有鬆了一些,然後再按一按,就好了。阿爸似乎會擔心我手痠,沒多久就一直說可以了可以了。

「一定要讓阿爸卸下肩頭重擔」,我這樣對自己說。

這幾次回家,阿爸都會問我工作是不是很累。是累沒錯,可是這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我說很累呀,時間也吃掉了一大塊。只是我說著這些東西,是很平淡的敘述,不帶任何埋怨的情緒。

我想要說的是,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 listen to people's stories all the time. They talk to me, trying to get consolation. After they did, they left. And when I fucked myself up and cannot say a word about it, I just weep alone.

i pray. pray that tears rolling down the cheek and even down to the neck help in anyway. No they don't. Ya, you guys just keep coming out and keep rolling down, i don't mind.

i think i'll need to stop writing negative things in this blog. keeping these desperation and shitty stuff somewhere else might be a better idea. at least this causes nobody worry.

i finally get to know what confusion or limbo is. when one's deprived of the ability to tell fiction from reality, confusion makes its appearance. Confusion, in the truest sense of the word, comes ripping all the sanity apart. If only tears could help. If only wishes were granted totally. If only bleeding stopped.

when one's lost grip on reality. limbo comes.

除了你之外的空白,還有誰來教我愛。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一陣子心情持續往上走。要感謝許多人許多事情。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此言不虛呀。
阿姑親一下
阿姑親一下(跟這篇文章的主題完全沒關係,只是要展示一下我的美唇...)

怡安上個月底來找我,他說他覺得我一定很難熬,心理上的難關不好過,又是一個人的。然後他就搭高鐵下來了。我其實感動的亂七八糟的,正港的朋友就是這樣,不必多說,簡單的拜訪,寒暄一下,就可以找到很多力量。

那天稀鬆平常得很,早上吃早餐,然後看沒啥營養的電視,電影台居多,看了一下子有點老的國片「在室男」,很實在的台語對白,就我阿公年代的時空,超親切的。

看著看著,覺得從小到大,台灣(或是世界)改變的速度會不會快了一點?才幾年的光景,怎麼一切都不同了。不過改變的還是形而下的東西。精神要處理的事情還是沒啥改變,像是感情的事情、金錢的事情、或是關於理想、人情事故。All is spiritual.真的得這樣說。

然後中午去吃素食,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i must say i'm pretty silent these days.
in this pursuit of dreams, sometimes it's better to keep those tiny voices inside.

sometimes though, i really miss the days we spent together. and i know that'll be the source of all my power, everlastingly propelling me forward.

"victims blame, victors learn." this sort of saying keep showing up in my life. and the more deeply i observe people, the more truly it ranked true. always.

my younger brother got married last week. to this day, it still seems so unrealistic. suddenly i'm the only single person in my whole family. not knowing what to do and not really tense either, i give myself the title of the LEAST eligible bachelor..lol.

a couple of days ago, i phoned my mom. but it was my sister in law that picked up the phone. "hello?" i said. "hello," she replied. "hello?" i said again, trying hard to recognize how the heck this woman was. for a moment there, i thought i had the wrong number. after a few seconds it dawned on me that the girl speaking on the other end was my sister in law. what an freaking idiot i am.

days never cease to move quickly. sometimes i do want to press the pause button and everything gets still.

then i can take a deep breath and go on.

this journey.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是這樣的:
大姊瘋狂愛上了暮光之城,說男主角有多帥多迷人之類的話。然後抱怨我之前跟她說那部不好看...害她最近才在PPS上面看完。

我承認我對暮光之城很沒感覺。因為它是全美青少年瘋狂喜歡的東西...我覺得我脫離teens的時間已經好一段了...所以就沒去注意它。可是呢,它上映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假如提到這部電影,所有女學生都露出一種十分嚮往、十分美麗的神情,一整個就發呆了起來,我只要兔曹...就會被群起而攻。

所以我就租了「ㄊㄨㄞ賴」來看一下。看的時候就覺得很悶呀,女主角傻傻弱智的表情,然後很灑狗血的愛情...不知怎麼,我很cynical.....反正我就是覺得很普通呀。

然後大姊吐曹我的時候,說了一些讓我覺得超好笑的話。
「這個就是瓊瑤式的感情呀!!」、「你都不知道,我竟然回到了少女般的心境,又害羞又悸動的...」

大姊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大的已經小學5年級了!

所以我也在pps上,又看了一次,想要找出為什麼一部電影會讓一個30好幾的媽媽言行舉止變成13歲的少女,講到Edward還會尖叫。

我試著不要用任何批判的眼光重看這部電影(之前被罵:你不喜歡是因為你嫉妒男主角長得帥。讓我不知道要麼接話)

我發現,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有時候,聽阿爸對阿母的抱怨,或者是阿母對阿爸的小小怨言,都會讓我覺得,人是不大會改變的。
而且人的相處真是一門永遠無法精通的藝術。

總是有意見不同的時候。很多時候,討論過的事情,再次遇到了,還是無法避免地以最直覺的方式相同反應,然後才再說了不好的話之後後悔。

only human阿我們。有時候我這樣感嘆。什麼時候會有高一點點的智慧呢?來化解人世間紛紛擾擾是是非非(感覺道行有高...XD)

only human阿我們。不過呢,只要有遠景跟願景,一步步走,一定沒問題的。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