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在年末的時候寫一封信給下一年年末的自己,期許自己會做到哪些事情、有哪些進展。這種期待期許的力量其實很強大,隱隱約約指導引領著自己在未知前進。

人家說,begin with an end in mind, 就是以終為始的意思啦。如此,作起事來,有個明確的目標,比較不會有無力感。begin with an end in mind另一層的意義在於把目標視覺化,視覺化之後,烙印於心,自然會有神祕的力量協助自己落實目標。

年末除了寫一封新的,也會把去年寫的拿出來看一下,看看完成度多高。完成的部分鼓勵恭喜自己,未完成的部分幫自己加油,反省一下,為什麼沒有達到,修正一下作法,繼續向前行。寫完新的之後,就擱著了,等待一年之後再看。

==

年底最後兩週,天氣夠冷。10度上下的氣溫,讓我心情很平靜。雖然空氣中多了肅瑟的味道,心情仍是暖的。或許是因為年底總是帶著一些對來年的期盼,希望明年會更好,明年會有更多好事情降臨,所以天氣再鳥,也不致於影響太多。

我喜歡冷天。前幾天我作了一件有點蠢,可是頗為詩意的事情。
洗澡的時候,忽然想到熱水加熱之後,水中的氯氣會變成三氯鉀烷散在空氣之中,不想吸太多,就打開窗戶,透點空氣進來。結果一陣冷風吹進來,吸到了帶點冰冷的空氣。我忽然想到2005年在日本中部泡溫泉的事情。

那是第二次到日本,第一次住在溫泉旅館,第一次泡裸湯,第一次看到很多同性的肉體。裸湯有戶內跟戶外的浴池。那天很冷,五六度吧,我跑到露天浴池,結果只有我一個人。身體泡在暖暖暖的溫泉池裡,頭上的空氣很冰,站起來的話全身都冒煙。

細節我都忘記了。只記得那天泡在池裡,望著天空星星,想了很多事情,身體很暖很舒服。那時候還沒畢業,覺得未來很模糊,覺得未來很遠。內心擁有的焦慮比快樂多很多。唯有想到愛情的時候,生命好像確定一些些。

現在回首,深深了解「人往往高估了未來一年可以作的事情,低估了今天可以作的事情」這句話。

靠,我又離題了。我要說的是,那天從窗外吹進來冰冷的風,把我帶回到05年在日本溫泉旅館的露天裸湯池,身體沖著熱水,鼻子吸進冷冷的空氣。我很開心,所以把窗子又打開了一些,讓更多冷空氣進來,閉著眼睛。原來,人心是最自由的,不曾受肉體的限制。

那就允許自己多一些自由吧。
只要你想。

==

新的一年的第一天,下午喝了Simon Hsieh的魔幻曲。今年也要好好加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anko 的頭像
ananko

anankö blogö®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