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兒童節,明天是清明節。

小學的時候最最最喜歡這個時候了。過年後總是懶懶散散的收不了心,寒假
開學之後成天期待春假到來。以前有一整個星期的春假,多好呀,可以在家無所事事閒晃看電視打電動吃春捲。

台灣實施周休之後,春假跟著走入歷史。春假消失其實也跟我無關了,因為進大學之後,時間的安排彈性自由許多,沒差這幾天的閒暇。

小時候的清明掃墓沒有太多意義,感覺是party。跟許許多多一年才會見到一次的親戚哈啦。掃的墓是和我沒有記憶連結的家族長輩。

阿公在2004年走了之後,清明意義變得不同。曾經和我那樣親近的阿公,現在成了灰,擺在小小的格子裡面。儀式簡單許多,不需要除草、壓墓紙了,只到廟裡面,對著小格子裡的骨灰罈拜拜。

這幾天不知道怎樣,一直想到阿公。

記憶中的阿公其實還是很鮮明的。我覺得可怕的是,時間沈澱記憶的速度和程度。

那天弟妹要載我去水上搭電車,阿嬤也在車上,她順口說了一句:「以前你要從高雄回來的時候,你阿公接到電話知道你快要到家,攏嘛金歡喜要開車去載你。」

然後我驚覺,這些小小回憶和記憶已經塵封了。我得承認,平常已經不大會想到這些片段回憶了。

當下我有點難受。曾幾何時,如此親近的至親,只有到靈堂上香的時候會回到記憶中。常講的也是「阿公請你要記得保佑家人身體健康、事業順利」,偶爾會跟他報告近況。

阿嬤的一句話讓我難過,因為我把那些回憶忘記了。我有些自責,那些回憶已經不在心上了。

我忘記了國中的時候我清晨四點起來念書,到了五點時打瞌睡,睡在書桌上,阿公會叫我起來,要我回去床上睡覺。

我忘了阿公常常削水果給我們幾個孫子吃,雖然他常常吃掉甜的,然後把比較不甜的塞給我們,然後有好一陣子當他拿水果給我們吃,我們心裡都會想,一定是不甜的,可是還是很開心的接受了。

我忘了過年的時候,年夜飯之後,我們幾個孫子就黏在他身邊,然後開始狗腿說「阿公你看起來好年輕」,期望可以拿到大包紅包。

我忘記從小阿公常常訓誡我許多人生的道理,好讓我更懂事一些。
我忘記阿公在我沒考上師大譯研所的時候,罵那間學校說太難考了。
我忘記我考上中山大學的時候,阿公阿嬤幫我把行李載到西子灣的宿舍,然後帶我去鹽埕區熟悉環境。他總說「嘉義到高雄只要踩兩下油門就到了」,我竟然也忘記這個。

我為什麼忘掉這麼珍貴的片段?真的是久別情疏嗎?還是被滿載的行程推著走,忘了回顧、感念過去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一刻,我得提醒自己,必須感恩。那一代人的辛苦努力讓我們離幸福日子近一點點。阿公燃燒了他一輩子,給我們做了個榜樣,讓我們知道什麼是對生命認真負責的態度。即便他不完美,拼戰向上的精神永遠可敬(話說,有誰是完美的呢?)。

所以再忙碌,都不該麻木。

阿公,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我明天要去看你了。假如你可以看到我現在努力的樣子,假如我可以跟你分享我的心路,那有多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anko 的頭像
ananko

anankö blogö®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lo
  • i like this post.
  • 瞄
  • 是啊!我也想起阿公~
    平時是農夫,星期日是教會老人唱詩般指揮!
    是他發掘我對美術的熱愛.....故事講起來漏露長~
    也想念瞄~
    她是陪伴我18寒暑現在旅居天堂的貓咪~
    她老以為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
    對他們心存滿滿的感激!!!
    看了三傻大鬧寶來烏又哭又笑的,好正面的戲。
    總覺你似主角般熱血...推薦你欣賞~
  • 我會去找來看!謝謝瞄的推薦!

    我很熱血呀。

    ananko 於 2011/04/14 23: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