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terday i thought i shall start writing about something happy, something less gloomier.

as i sat in front of the computer screen, however, some not-so-happy-and-not-really-sad-either things take over my mind.

i want to talk about the hospital.

last week i was in taipei for almost a week. i was in a hospital, taking care of my friend.

the fun thing was, we were watching *The Hospital* (台灣的白色巨塔).
watching *The Hospital* in a hospital. weird.

i don't intend to comment on the TV drama (actually it is pretty good. far exceeds my expectation. the acting is superb, esp. 戴先生)

you never have to worry about not being able to understand the plot even you didn't watch it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it's the magic of TV drama.

hospitals always remind me of my grandpa.

人在生病的時候,通常都是最脆弱的.
阿公病危的時候. 我很慌,根本不知道能作些甚麼.

我跟腫瘤不熟.不知道要怎麼搞阿. 大部分老百姓就是這樣.只能將親人交給醫生.
amy跟我說:"多陪陪他.想講的話趕快講. 你能做的也只有減少遺憾罷了"

說得真是沒錯. 有些話要是來不及說出口.就真的來不及了.
就只能拿柱香對著照片講了.

那一陣子我常常坐在阿公病床旁邊.跟他講一些有的沒的.只希望他能夠開心,多笑笑.
***

很多人覺得自己很悲慘.命運很差什麼的.
其實可以去癌症病房/急診室走走,看看自己有多幸福。

看到醫院裡頭那麼多管灌進食的人.覺得自己有的吃,可以吃.就很幸福了
看到坐著輪椅被推的病患. 看看自己能跑能跳. 是不是也很幸福?

隔壁病床的老太太。連自己兒子來看她。都不知道他是誰。我們還能想事情。讀書。發呆。

人心往往就是這樣阿。只看的到自己沒有的。常常忽略自己擁有甚麼。

***

after a week stay, my friend has recovered quite a lot and thus was discharged from the hospital.

it was then i got a call from my mom, saying my (maternal) grandma was in 振興hospital, due to a minor stroke.

with the ward number mom told me, i took the metro to Mingde station, hired a taxi to the hospital.

hospital. again.

一進門.我說:阿嬤!我是誰?
外婆:哇齊啦~你係那個...那個...

她說不出我是誰。舅舅說腦中風可能傷到語言那一塊。所以說話不靈光。她知道我是誰。可是說不出來。

不管怎樣,還是要等診斷結果。
看著外婆空洞失焦的眼神,心酸了一下。

不想作過度的聯想。我開始跟她說話,訓練訓練她腦筋和右手(舅舅說她一開始右手完全不聽使喚)

跟她玩猜拳.要她講她有幾個兒子女兒.叫她跟我說1+1=?
這些她都有困難...都說不出來.

然後我想說...那從1數到10好了。

她就以十分緩慢的速度..1, 2......3................4.......................5...................................6 (愈來愈慢)

就在我跟表弟家義聚精會神等候著她說出下一個數字的時候..
外婆開口了: a-me-ri-ca (純正日本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跟家義笑到岔氣.我捧著肚子蹲在地上狂笑.

我幾個舅舅都生性樂觀.他們的小孩也是. 在這種時候,我們還能苦中作樂.

原來6之後是america阿

然後外婆就亂唸了一堆日文字..果然是signs of language faculty disorder 阿

過了不久.我要她講講顏色. 問她牆壁是甚麼顏色.我穿的衣服是甚麼顏色.
她只能以十分緩慢的速度回答.

然後我指著棉被(淡藍色)說那是甚麼顏色的.
外婆:黑喔..黑係阿密陀佛啦...

又是一陣狂笑.棉被的顏色變成了阿密陀佛

並不是在取笑外婆.而是看著她很嚴肅的講那些東西.
發現外婆很有當冷面笑匠的潛力.
***

只能祈禱她能夠好轉。小時候一直很喜歡外婆。

她開雜貨店,只要到外婆家就有吃不完的零食糖果。還有投幣的電動可以打。
對於小男生來說...這是多幸福的事情阿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健康。

李輝華老師跟我說:"健康是1. 家庭,工作,房子,車子,朋友,旅行...都是0, 沒有健康,甚麼都是空談"

要記住阿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ananko
  • 其實我看不懂你在寫甚麼.
    "當了媽媽才知道養兒育女是應盡的義務.."

    我知道的很多人都是當了媽媽,才知道自己媽媽的辛苦.才真正懂得體恤老人家.

    所以我不知道你寫甚麼東西.看不懂!
  • ananko
  • 這本書在大一的國文課是指定書目,
    讀完要發表心得.

    我中英文都讀過了.很不錯的書阿
    阿公走了之後,我對死亡恐懼少了很多.
    剛走的幾天,我蹲在他身體旁邊,靜靜看著他,思索很多人生問題阿(ㄟ..聽起來有點creepy..i know la) 很powerful.
  • anna~就是茹
  • 就是因為自己現在身為父母
    才知道
    養兒育女 是應盡的義務
    小孩在其過程中 也回報父母很多
    (當然啦~也要看家庭教育理念)

    我想 我生小孩不是為了養老
    更不是讓她們成為我的分身
    最不希望 自己的生老病死成為她們的牽絆
  • ananko
  • 是沒錯.所以很多事情想做就要去做
    生命不大能夠重來
  • janicelife
  • 醫院常常讓我覺得人很脆弱. 什麼都不是自己能掌握的~
  • anna
  • season changing and make old people into the hospital
    我的外婆和先生的奶奶都進了醫院

    我的外婆因為糖尿病及乳癌併發感染 總共開了7處刀
    他的奶奶因為高血壓及脊椎受傷 整個人幾乎癱瘓

    但有幸的是 皆已出院平安

    話說前頭
    我是個對老人家很刻薄的年輕人
    或者換句話說
    我憤世妒俗的因子從沒為什麼而寬容過

    只是平時都選擇不露骨的保留住了

    我也和自己說;等老了沒有用就死一死好了,
    我才不要人家勞心勞力就只為了讓我吞下那口飯
    或花整整10分鐘只為了站起來

    批判我吧


    我當然也不捨,也難過
    是我們捨不得他 還是他捨不得我們?
    只要有人一生病
    真的會更真 假的會更假
    對一個病床上的人來說
    很殘忍

    但願我也能選擇我要的死亡方式
  • ananko
  • 怎麼能夠不批判ㄌㄟ?!

    in the first place, 沒有老人家,你哪能在這邊罵阿. 養育之恩阿..

    你不是已經當媽媽了,怎麼還沒有同理心呢?

    不過呢,要是真的可以選擇自己死亡方式(你說的是安樂死這種維護自己尊嚴,減輕家人負擔的死法嗎?),似乎也不賴
  • 安
  • ananko, 有沒有讀過一本小說: Tuesdays with Morrie? (作者是:Mitch Albom) 一本令人感動(賺熱淚的喲)又幽默的小說, 是在講生死的....說不定你看過了, 好像1997年出版的... 裡面有好多格言是可以拿來當人生態度的參考的... 我不太會寫讀後心得, 但總是能在生活中驗證..那是很好的感覺--獲得解答的感覺.

    ...祝阿嬤早日恢復健康, 大家平安如意啦...^^:
    呵呵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