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夢到蛋堡,QQ和夜后。開著Mazda3去民生東路換Maserati GTS.

這是個什麼樣的人生,在worked to the exhaustion時候,偶爾會有這樣的問題跳出來。
抽離是很必須的,這樣才能讓自己看的清楚,想的透徹。

坐在床上。我想到了仙女姊姊跟我分享的故事:

「有一天,有人看見偉大的蘇非聖人拉比亞(Rabia)在搜索她家旁邊的小巷子,大家問她在尋找什麼?她告訴他們說,有一根針不見了,她正在找那根針。他們就試著幫她尋找那根針,但是找不到,於是就問拉比亞,她是否想得起自己是在哪裡遺失那根針的。她立刻回答說,她是在屋子裡遺失那根針的。他們驚訝地問道,那麼為何她在外面尋找那根針呢?她告訴他們說,因為屋子裡很暗,所以,她想或許在外面的日光下可以找到那根針。
她怪異的行為令他們感到困擾,於是他們就問她:「你瘋了嗎?在裡面遺失的東西怎麼能在外面找到呢?」
拉比亞平靜地回答說,這正是她想要傳達給他們的觀點—那最精微的,也就是上帝,只能在內在找到,而不是在外在。」

Search within. 把東西挖出來,然後follow the flow.

今天Roger翻了五年前動物園故事的DM,我呆了很久。
我還是想演戲,我深信會回去的。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