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說,「軍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退伍令才是真的。」對於這句話,我想大多數正在服兵役或已經退伍的義務役阿兵哥都會點頭如搗蒜吧。可是這樣講似乎多少有點侮辱到以此為職業(志業!?)的自願役官士兵們,似乎全盤否定了他們的工作以及生活。不過呢,說不定這些自願役跟我這個「不願役」阿兵哥也抱持相同看法。

用積極正面的角度去看的話,有人會說,「忍一忍,一下子就過了」、「練練身體,沒什麼不好」,或著是,「多認識一些朋友咩」。 我蠻認同交朋友這個說法的。在一年多不長不短的役期裡,會遇到來自許多不同地區、不同背景、不同學歷的人。要不是因為當兵,能夠遇到這些人的機會真是渺茫的可以。自己生活圈以及眼界因此大大的擴展開來。

真的是什麼人都有喔。五花八門的程度有時候會讓我在私底下嚇一跳。跟外頭世界一樣,會有你很喜歡的人,也有你厭惡覺得超噁爛的傢伙。有人兩天刷一次牙,有人一星期洗一次襪子,有人口袋裡面裝滿糖果和瓜子,隨時都在吃,有人半夜磨牙,說夢話罵三字經(一位學長有一次用台語說夢話,幾乎是用吼的:「幹!你擱ㄅㄨㄟ阿!看你多會ㄅㄨㄟ(你再飛阿,看你多會飛)」(事後我們研判他應該有在玩天堂),有人眼鏡鏡面油油霧霧都不擦,讓你看不大清楚他的眼睛(超像軍曹的 Kururu),有人超娘,有人超man的….恩。光舉例子可能就會超過篇幅了,所以在此先打住。

我相信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可以學習的地方。所以我喜歡聽他們說話。今天我想談談幾個人,他們或許讓我大笑,或許在瞬間震撼到我,或許讓我了解到生命的旅程是有很多玩法的。
   
當周遭所有的人都跟你說抽煙不好,都跟你說這女孩有問題。你該怎麼辦呢?

周x鋒。

他是我去某某學校受訓的時候認識的。入伍前做了五年業務。外表就一副大哥的樣子。年紀跟我一樣也是老大不小了。所以剛認識不久就馬上覺得 connected,真是一個能夠談心的傢伙。過了不久發現,他還真的是能言善道,所謂的「業務嘴」就是專門形容他這種人的。可以在任何時候跟任何人開啟任何話題,辯才無礙。重點是:他大部分的時間講的話都是在喇賽話虎爛的,讓我受訓的日子多了好多笑聲

有天晚餐後,餐盤洗好回寢室的路上,我問他,「煙癮」到底是什麼感覺呢?軍中抽煙的人不少,我不抽煙,只是單純的想要了解為甚麼明知道那是慢性自殘仍非抽不可。

周:「想抽煙的感覺阿,就跟初戀的感覺是一樣的。見到她後,一定會想再見面,而且越來越想,每次就更加難以自拔。」

安:「藉口。媽的,抽煙就抽煙,幹麼講的這麼冠冕堂皇,找這麼好聽的藉口阿。」

周:「噯,我們戀愛的時候不是也會找一堆藉口和理由嗎?」

我的天。完全沒想到平時嘻笑怒罵的他突然冒出這樣一句這麼深富哲理的話 (我真的覺得很哲理耶),而且似乎想都沒想就說出口了。然後我就呆了幾秒,服了,所以也閉嘴了。

好像真的是這樣。我們總是拼命為我們愛的找理由和藉口。或許心中很清楚那人對自己不好,即使很明白抽煙導致一拖拉庫疾病,還是繼續愛下去了,還是一包接著一包、一條接著一條快樂地抽著。或許這當中的快樂夾帶著些許的擔憂,可是不足以讓我們停止。或許,這真的就是「愛」吧,是會上癮的,所以我們持續縱容自己,讓自己繼續陷下去。

當周遭所有的人都跟你說抽煙不好,都跟你說這女孩有問題。你該怎麼辦呢?

「喔,不必擔心」,你說。愛會給自己足以和世界抗衡的力量。

原來愛情運作跟煙癮是相同的。

---to b continued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inger
  • 還蠻妙的比喻耶!
  • 嘿呀。很貼切。

    比較驚人的是,這話是從很像老大的傢伙口中說出的。

    ananko 於 2010/11/16 16: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