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我發覺太久沒發文,會變成語言不輪轉。跟太久沒講英文,單字會忘掉十分類似阿。覺得自己寫東西變得有些笨拙了。所以這次一定得藉由寫日本遊記稍稍恢復一下阿~(謎之聲: 阿之後就要當兵了...不是一樣會變呆??)

我在10/23~29號去了日本玩耍一個星期。不是背包客自助旅行,是跟團去的。而且是很特別的團喔~是伊甸社福基金會辦的*無障礙考察體驗自由行* 玩耍地點有松本、安曇野、飛騨高山、上高地等等。去之前雜事太多,都忘了講一下。失禮失禮阿~現在補上。

****
開始:

回到台灣也三四天了。可是我的心似乎還懸在日本,回不來。軟軟的日語好像還在我耳朵裡。我超感謝Eileen給我這機會參加這次日本之行。因為我拜訪了許多自助旅行不會去的地方,也經歷了一般旅行團不大會遇到的事情。還有幾位超可愛的日本朋友。在名古屋中部機場check-in的時候,我把行李放到磅秤上,TAKA跟我說:dont go home, stay for one more week. 感動之餘,我還蠻難過的,好想要繼續賴著不走阿。我一直覺得到國外旅行,要是有當地人作地陪,那真是幸福的不得了阿。這次日本行再次印證我的想法。

或許大家覺得詭異,怎麼會接觸到這方面旅遊資訊。ㄟ..ananko blogo的老朋友應該對去年的口譯員的夢有點印象。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努力推廣無障礙旅遊,台灣的伊甸也很努力,因此策劃安排此次日本之旅。持續實踐無障礙旅遊的理念。旅行團(總共12人;半數是wheelchair users)在日本的活動是由松本大學規劃的。在決定是否要參加的時候,我阿爸覺得還是不要好了。他覺得要玩就參加一般的旅行團阿,移動速度會比較快一些。可以到的地方也比較多阿。

到後來我還是決定去了。原因有幾個。
1.我很久沒有跟團旅行了。大學以後都是自助旅行比較多。跟著旅行團走也有它的好處阿,至少一切都安排好了,不必操心,很適合我這懶惰鬼。
2.當時覺得兵單應該也快來了。有機會玩耍就玩耍咩。
3.要是移動速度很慢,那我應該會有多一些時間拍照。
4.旅行最重要的是心情阿。有好心情,到哪邊都好玩阿。
5.就是想去日本阿。(謎之聲:那剛剛說那麼多幹麼?)

就這樣,在10/19決定要參加10/23-29的日本之旅。真是太瘋狂了。未免也太倉促了點(20號還下高雄去高雄廣播電台錄台呼)。不過我好像都這樣耶。處變不驚的我,只花了半天就完成所有行前準備。嘿嘿嘿

(橘色的是盥洗用品。白色的是fancl house的化妝包:旅行,保養可是忽略不得阿~)

23日早上11:50的班機,八點半就要報到了。提早3個小時的原因是我們要在一般旅客登機之前登機完畢。at this point,我隱約感覺到...這次旅行應該還會有許多的不方便...正等著我。使用輪椅的人,check in的時候連同輪椅也要一起check in(不可能直接把電動輪椅開進去飛機裡阿~),所以航空公司會派地勤人員推飛機專用的小輪椅過來,讓wheelchair users坐上去,然後check in 他們自己的輪椅。(yes, much more time-consuming than ordinary check-ins, as you can easily imagine)好處在於,可以優先通關,享受一些些特權,多一些些時間到免稅店敗家?

幫阿母買了兩瓶植村秀潔顏油(綠茶;櫻花)之後,就上飛機了。兩個小時半的飛行,我在腦中稍稍複習了僅有的幾句日文。飛機離地的瞬間,覺得有點不真實。我是要去日本耶,可是只覺得像是島內的旅行。可能因為準備時間很短暫吧,加上沒有作任何的功課,順理成章的沒有太多行前的期待。到了名古屋中部機場,出了海關,松本大學的人已經等著我們了。我問領隊elieen (codename E hereafter): 這些人之後幾天都會陪著我們嗎?E說是的。當下我就覺得,哇~那應該會很有趣喔。(可見我什麼都不知道....)。接待我們的是松本大學的Department of Tourism and Hospitality Management. 所以就是觀光+餐飲科系的大學生。還有他們一位老師,應該是副教授或助理教授之類的吧。似乎是當地一個重要計畫。懂日文的人,請點照片,可以看大圖。
 DSC04040

出了機場,搭上有一些些障礙的巴士(沒有輪椅專用的lift+第一階太高,柱著拐杖上去有些困難),直接往松本市去了。這次我除了玩耍之外,還要幫忙拍攝DV拍照片紀錄旅程,E發給我的名牌上面寫著*攝影師*  哈哈..真是niao阿(niao:台語, 炫的意思,也就是英語的fancy)。雖然很niao,可是dv在中正機場就很神奇的罷工了(太不給面子了)...所以我就用自己的SONY V3苦撐...希望到了日本有店舖可以修理。從機場到松本要三個小時的車程,中途在休息站吃晚餐。看到有Keroro的扭蛋...可是裡面的扭蛋全部sold out!! 害我白費為了要扭蛋的零錢..買了一瓶飲料。

到了松本市的*飯田屋*這家號稱有無障礙設施的旅館已經是八點多了。所以第一天的行程就這樣順利的結束了~~~
才怪!
原來號稱無障礙的旅館,只有兩個房間是真的無障礙(就是可以直接把輪椅開進去)。有幾個房間的門甚至窄到連輪椅都開不進去。真是見鬼了。所以呢,開始上上下下的找看那幾個房間的門比較寬,門夠寬只是基本的,還要有足夠空間讓輪椅迴轉。阿不蘭開進去...只能用baku出來,太鳥了。結果。橋了兩個多小時,跑上跑下cheku才弄好。整個不爽阿!偶只是來玩的。萬萬沒想到還要弄這些東西。。

房間橋好之後,我到飯店對面的電話亭打電話報平安。然後要去附近商店買啤酒來降火氣的時候,竟然被流鶯搭訕!!真是@$%^*#$^%^&。。那天晚上下著毛毛雨,是我最愛的溼冷天氣。很不錯的few阿(few, 時下少年人用語,意思是feel,感覺的意思, pronounced as [fju]),本來想這麼說的:
「一個旅人,初秋的夜晚。空氣中帶著涼爽的濕氣。我站在在松本前,仰望天空,深深吸口異鄉的空氣。十一點的夜,街上除了拿著公事包拖著疲憊身心返家的人和零星的來往車輛,就只剩靜謐了。屬於我自己一個人的寧靜的夜。還有不騷動的空氣。」

看吧~few很讚吧。結果一個流鶯就走了過來。。跟我講了一堆話,我又聽不懂日文,怎麼知道她是流鶯?因為:
1.日本仔應該不會在路上隨便搭訕人。而且都那麼晚了。
2.火車站附近應該比較複雜一些些
3.她身上厚重的香水味
4.還算可靠的第六感
5.我隱約在她說的話裡面聽到 さびしい  (隆利, 寂寞的意思)

所以我斷定她是呼可兒(hooker, 口語,妓女的意思 )。

(就是在這裡被搭訕的!!)或許你們會覺得,不一定人家只是看我可愛,想跟我哈啦而已<--(恩....我都要去當兵了,就給我幻想一下咩)。後來我又看到她陸續跟幾個行人搭訕,對方都沒有答腔,所以我沒看錯啦。那種感覺有點毛毛的。雖然說$%^#$%^@!也可以降火氣,不過我還不大需要降那個火氣,只需要降這個火氣,所以就速速去買啤酒啦。
(聽不懂我在講什麼?...喔....那...就當你沒看到吧...大人的世界很複雜的喔~)

就這樣,第一天的旅程就這樣有點平靜又不平靜地結束了。ya~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rs. DSN
  • 原來快當兵了還可以出國玩啊!是因為和伊甸一起出團的關係嗎?
  • ananko
  • to MRS. DSN

    現在沒那麼嚴格了.不是因為跟伊甸一起出團的原因. 我問市公所兵役課的人說,我11月就要當兵了,現在出去可以嗎?他說..你護照拿來給我蓋章就好..

    那時候兵單還沒下來,所以OK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