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悲傷累積到一定程度,只有透過書寫,才能得以平復.
因為我已經無法開口。
-------
DSC09715

*家裡面四隻貓,其中有一隻,叫做"黑手",於10/21走了.
上星期一,也就是10/17去做節紮手術. 手術前一天家人幫她洗澡
手術回來,黑手就不吃不喝,家人都以為是手術後虛弱,多休息就好了.
過了兩天天情況還是沒有改善,抓回診所,醫生認為是傷口發炎,打了消炎的.

又過了兩天,情況不但沒有改善,黑手開始呼吸急促,很喘很喘.這幾天完全沒有進食.
星期五我媽看情況不對勁,帶她到另一家動物醫院就診.

這位醫生比較嚴謹,照了肚子,只有些許發炎,可是照了肺部呢...
"她的肺跟得到SARS的肺差不多.."
所以其實是因為感冒,並不是結紮引起的
醫生幫她打點滴,給她氧氣呼吸.

星期五晚上我撥電話回家,媽只跟我說醫生認為不樂觀.
星期六我又撥回家,想問問到底黑手有沒有好一點,
不過大姐偷偷用英文跟我講,黑手在星期五晚上就走了
(因為家人堅持不讓我知道..所以大姐才用英文偷偷講)*

我已經無法開口
----------

黑手,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在妳在冷冰冰的醫院覺得有多冷。
也不敢很認真去想妳當時的苦痛和死亡的孤寂。
真是很對不起,妳自己獨自面對,獨自承受死神折騰。
我覺得很無力,星期二到四,我忙著在外貿協會口譯.沒有多餘的精神去關心妳.
才一個星期沒回家,你就這樣走了.

我覺得很難過
沒辦法在妳最難熬的時候,去醫院摸摸妳,替你打打氣.
媽說, 妳在她送妳到醫院後 要離開的時候,
很努力喵了幾聲..

那幾聲喵是什麼意思呢?
不要丟妳在那邊嗎?
不要讓妳獨自面對苦痛嗎?
腦海裡面想像那個情景,眼淚不停的流.

要是你可以開口說話,我很想聽聽你想對我說什麼
我覺得對不起妳.
在妳最痛苦的時候,我沒辦法去看妳.

要是我在家的話,我一定會早點察覺,絕對不會延誤病情.
就算無法早點察覺,至少我會去醫院陪妳.

我這幾天一直想著,
在妳覺得自己快要不行的時候,
看著周圍都是冷冰冰的儀器,沒有妳熟悉的人陪妳
一定很孤獨.很難受.也很害怕.

媽說她不是不想去看妳
而是不敢去.

她看著妳喘呼呼的樣子,除了心疼,什麼都不能作.
我可以理解.

不過要是我在嘉義的話,不管會有多痛苦,我都想陪著妳.

至少妳不會走的那麼孤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anko 的頭像
ananko

anankö blogö®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