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ed
 

圖 取自伊籐潤二漫畫 / 文 季安  
 

P U P P E T S

這星期某天清晨醒來時,在腦中還分辨不出是清醒還是睡夢的時候,看到一個穿黑色軍大衣的人(應該是男人吧),走過來冷冷丟了一句話給我:"We're nothing more than puppets and they, ARE the puppet masters." (是的,他講的時候還在are上面加了重音)。待我想看清楚那人是誰,為什麼要這麼說的時候,我已經聽到起床號了。「洞六洞洞,部隊起床!」最後一班安全士官接著喊了出來。

然後我就真的醒過來了。在部隊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噯呀,怎麼連作夢都有英文出現呢,還是這種帶點神秘色彩、哲學意味的話語。我到底是怎麼了?那句話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We是誰呢?they又是誰?

當兵也好幾個月了,對於軍隊文化也漸漸適應瞭解。慢慢能夠對很多鳥事,以極為舒鬆平常的姿態說:「對阿,這就是這麼一回事啊。」說實在的,誠如許多許多人都說過的,「軍隊其實是社會的縮影。」yeah I agree, but a twisted one. Much much more twisted, I have to say.

隨便舉個例子來說好了。幾乎軍隊裡的每個人都覺得長官(這裡泛指上級,就是飛鏢比你多、槓比你多、梅花星星比你多的任何人)是豬頭。找到任何機會,都會在背後狠狠的幹你一下。二兵覺得一兵擺老不做事;一兵覺得上兵是廢柴;上兵覺得下士滿身菜蟲,比自己沒經驗,蠢斃了;士官覺得軍官只會打嘴砲,隨便講講,底下的人就做到累死。就這樣一層一層往上推,永無止盡沒完沒了。

所以照這樣說起來,軍隊根本是個充滿怨念的地方阿。照這麼說,國軍裡每個人都是豬頭摟。身為菜二兵的我,其實沒什麼說話的餘地。只是我覺得不該是這樣的。當然抱怨是最簡單的。幾句話就可以把責任推掉,何樂不為呢?


其實我覺得每個人都有本難唸的經。位居下位時,批評自己的上司。或許,等自己坐到那個位置的時候,如宿命一般難逃,也會做出相同的事情,令屬下不滿批評發牢騷的事。這種東西,在外頭社會應該也是有的。差別在於,軍隊裡的制度更為僵化一些。軍令如山阿。上面說的話你只有說「報告是!」的餘地。所以怨念深一些,所以無奈了許多。在外頭,受不了的話,大不了就撂一句「老子我不幹了!」然後帥氣的一走了之。簡單樸素迅速確實多了。

所以每個人都是puppets,有趣的是,每個人也同時扮演著puppet master的角色。四肢很不情願的被上頭manipulate,同時又開心盡情地享受著manipulate底下的人。所以從一兵以上,每個人more or less都同時扮演著manipulator和」manipulatee.」 這真是個非常可怕的hierarchy。

或許是這樣的「不可違逆性」(Sorry for the big word, 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好),我才會在夢境和實境的交會處,聽到We're nothing more than puppets and they ARE the puppet masters.
 
後記:
哎呀呀,這篇是給相當實驗性+有前景的飄誌作為創刊的稿子。理應歡樂一點的。可是沒辦法阿。當兵這件事真的就是這麼無奈阿。那我順手寫個軍中蠢語錄好了:




「綠巨人浩克過太爽會怎樣?」
「會變成史瑞克。」

 

編: (......)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rdtramp
  • 堅強

    感謝你的祝福,也請你堅強下去囉。
    出社會後發現,當兵時遭遇的事情,或多或少在外頭社會上也會碰到,或許還得慶幸有當兵這段經歷,讓我們成為更堅固耐用的木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