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清晨五點,爹把我搖醒,腦袋像是沒有格式化的硬碟,不知道我在哪裡,不知道我是誰。然後我坐了起來,深深吸了一口氣,天已經亮了,外面下著雨。

走到廚房喝了一大杯水,換上大紅色的衣服,就往小糠榔出發了。

今天是外曾祖父的告別式。阿祖民國三年出生,活了105歲,一輩子健健康康,走的很安詳,perfect way to say goodbye to the world.

農業社會,家裡需要很多人手,所以我阿嬤有八個兄弟姊妹,所以今天在場有很多很多的親戚。我想,要不是這個場合,這些人假如在路上碰見,也只會當成是路人,然後就過去了。

今天應該要拍一張阿祖所有內孫的合照的。每一個都爆帥的,因為沒圖沒真相,所以就不多說了。不過,真的沒看過這麼多素質優良的中年大叔齊聚的。

因為阿嬤排行中間,所以我必須喊幾個小六、國中生姑姑。論輩不論歲。

道教禮儀很多,到了這我這一輩,其實都不很清楚了。只是穿個大紅色出現在告別式,還是感覺不怎麼搭嘎。

其實應該要用辦喜事的心情去看待這個告別式,只是在三跪九叩的時候,還是忍不住鼻酸的。站在靈前,才忽然感受到這個死亡的真實性:我看不到阿祖了。他遠行去了,不回來了。就不回來了。

不怎麼積極的一個看法,生命其實就是一連串的衰敗過程,出生之後,終點就在等我們了,像是地心引力不可抗拒般,我們都往那邊去,每天接近一點點,每分鐘都近了一些。

cease to be. 台語說「不見了(mou-qi-ah)」,過程走完,就消失了,什麼都帶不走,但是能留下的卻是無限的多。我們都流著留著你的血液,追隨你的步伐,繼續走。

開路鼓很吵,樂隊也很吵。在烈日之下,產業道路上,綁著紅色毛巾走,頭昏昏的。只是現在什麼都專業了一些,有一台小貨車跟著隊伍前進,上面有冰水跟舒跑,免得有人中暑。

有點像是遠足,送老朋友遠行。

良辰一到,棺材入土。出山就這樣畫上句點。中午還有桌菜,吃了之後就各自離開,不說再見。

==

日復一日的工作勞務,很容易讓人忘記生命的目的是什麼。所以我想死亡真的是老天爺給人類最棒的設計,很有效地告訴我們,其實終點沒那麼遠,其實是個看見的將來。You’ll be there.

阿祖就躺在那邊了。

所以,想要什麼生活,想體驗什麼,就快點去吧。Clock is ticking. Life won’t wait.

生命很美,不留遺憾才是王道呀。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