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隔壁親家演18場了。
我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覺得很不真實呀。
所以可憐的小石龍已經在台上被我打了36下了?
一場有1000人來算,我也在將近兩萬人面前罵髒話了。
好像蠻妙的。

昨天台中的觀眾很熱情,氣氛很好。幕落瞬間,很開心很興奮,又完成了一個任務。已經沒有先前幕落時的落寞或是難過了。因為這部戲會一直下去的,就沒啥米好不捨的。

結束後喝了些啤酒,臉紅紅的,情緒很好。我喜歡那樣的歡樂,即便只是短暫的,也很舒服。
感謝好用開車帶我跟孫淫長回家。一路亂唱亂唱,就到嘉義了。

今早醒來,已經接近十點。夢了很多,稀微的夢痕在morning shower之後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喧囂後的寂寞。
腦子轉個不停。停不下來,我希望可以好一點。對於幕落後的心情,已經越來越會處理了,ㄎㄎ。

======

他說。

我在初夏午後的雷雨醒來。天空轟轟的雷,綿綿的雨。
我從窗戶往外望,往南望,希望我視力好一些,好看見你。
席小姐的詩寫道,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其實我也很願意跪在佛前求個五百年,只換得你深深的擁抱。
若是成為一棵你必經路旁的樹需要五百年,那

我很感恩。

感謝累世的我,定是求了好幾千年,才有機會讓我就這樣,靜靜地,躺在你的身邊。
謝謝。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瞄
  • 酷~ 這首詩很揪心ㄋㄟ
  • Chen Maggie
  • 恩~也很喜歡席小姐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