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著現在這一刻,已經想好幾天了。一個暫時喘息的時段,可以很安靜、舒服地聽著音樂,寫些東西。
然後終於來了,在週末午間昏睡後醒來,天氣仍然冰冰的。我泡了杯普洱茶,和著空氣中的琴音和蒸氣,喝著,寫著。

我一直都是喜歡冷天的。這我可能講過很多次了。我覺得我的毛病就是,說過的話會忘記,所以我總想寫下來,當成是個提醒,等到若干年後的某一天,然後發現,「喔,原來我曾經這樣想呀。」

很喜歡冷天,最好是寒流來,低於10度,然後還飄著細雨的那種。我不知道怎麼搞的,每當這樣,我總覺得這世界活像首詩。天空灰得很適切,北風一點都不搶戲,持續地呼呼呼。

其實該喝咖啡的。假如有Master Hsieh親手沖泡的椰加雪菲或是肯亞AA,那更好。
=====

我不知道我在草原上跑了多久,眼前那一片草原,似乎沒有任何邊界,每株草都很認真認份的抓著自己那份泥土,吸收養分,乖乖往上長,長高,長綠,然後枯黃、凋謝。

有點喘,真的有點喘,開始走之後,還是沒看到邊界,只有草原。iPod沒電了,所以我只聽風唱歌。太陽從厚重的雲層縫隙中探頭。幾條光線射在草原上,然後我持續往前走。

我必須承認我有點想你。就在iPod沒電之後,我把耳機線纏繞起來的時候,我記起了你說話的聲音,你小小的胸部,和你的腰窩。

你在做什麼呢?你還穿那件黑色的馬甲嗎?你還會煮鮭魚頭嗎?味噌豆腐鍋呢?你的香水換了嗎。

我走到累了,在草原上坐下來,然後就昏睡過去了。夢到你很用力的抱著我之後,我就醒過來了,在我聞到任何味道之前。
幸好,我沒有聞到味道,否則,味道直接搭上記憶的拼圖,醒來後的混亂,可不是開玩笑的。

======

最近有人跟我說,「我一直都有持續在看你的部落格」,還有「我看你的部落格看了一整個下午,有股魔力,很入迷,很inspiring。」
老實說,對於任何有寫東西的人,聽到這些話,都會整個人亮起來,發自內心深處的開心喜悅。

其實,只要有一個人會看,我就會持續寫。就算都沒人看了,我還是會寫,因為我的部落格初衷,就是跟想知道我在幹嘛的朋友,報告消息。所以有時候寫的東西比較私人一些。那是因為你們這些麻吉懂我。

我不知道是哪些成分,讓你們覺得我有文筆。因為我國中高中,需要寫作文的年代,作文的分數都很低,比如說,滿分20的作文,我通常都只拿到6~7分,這是最常見的狀況了。我也沒有豐富的詞藻跟語匯,我只能用很多很簡單的字眼,去寫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感受。

假使這些小小的東西,很剛好的引起了共鳴,那我很開心。謝謝你的喜歡,我真的快樂。

=======

這麼冷的天氣,應該要到有文青味道的咖啡館寫文章的。加上用macbook,ㄍㄟ掰的程度又增加許多。不去的原因,除了ㄍㄟ掰並不是我的目的之外,還有就是咖啡廳的音樂,很應景的全部換成了Christmas的歌曲,很歡樂的氣氛。

在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拿香拜拜、誦念佛號的台灣,聖誕節竟然如此受歡迎,這也算是件有趣的事情。比起聖誕節,到底有多少人慶祝佛誕節呢?大甲媽祖遶境可能還多一點?

ㄟ,離題了。

回來。全部都是Christmas的厚重幸福味道。有時候我想,這樣的歡樂氣氛,對於單身的人,真是不小的懲罰。難怪有些人到了聖誕節,就想躲起來。

我沒想這麼多。這衝擊不會比今年11月11日的時候,有人msn給我,說「光棍節快樂」來得大。嘖嘖嘖。

我想的是,2010已經剩下不到幾天了,必須把給2011年底的自己的信寫好,展望未來的一年,visualize目標。
剛剛花了幾分鐘時間,把2009年底寫的信,就是給2010年底的自己的一封信看完了。我有些感動,因為我達成了其中百分之70~80。當時寫完之後,就擺一旁了,現在讀著,都忘記了當初寫的那些目標。我感動的是,那些寫下來的類似目標聲明的東西,似乎像是一張畫好的路線圖一般,隱隱約約引領著自己往前踏進。

我想分享這一段,是在去年的信裡面引用的,阿信在某雜誌專訪中提到的。

阿信:
「如果我們不讓自己的眼睛看在遠一點的地方,很快就會掉在一些比較物質面的東西上。我覺得只要是人都應該把夢變大,讓眼睛看得更遠,這樣比較不會分不清楚人生的優先順序。....

但後來我想,我小時候夢想過當科學家、夢想過當漫畫家,但後來慢慢一個一個放棄,現在我抓住了做樂團的夢,所以我 想做到我們5個人都不想做為止。我和我的老師這樣講,老師就說,他懂了,請我繼續堅持下去。其實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一定都不只有一個夢。環境可能會讓你 放棄一些夢想,可是不要讓它抹殺你所有的夢想。」

所以,在新的一年來臨之前,在聖誕節氣滿佈的年末,要好好的感恩這一切,更開心更勇敢的做夢,然後把夢變成不只是夢。





後記:
寫這一篇的時候,我聽的是這首歌。


好像挺有那麼一回事的東西。只是過程中,我停止了幾乎一個小時,因為湯馬機跟謝怡香家裡的丹牛一直要我陪他玩。我覺得不是我在玩狗,是他在玩我XD


然後就這樣,玩了四五十分鐘,跟上面的文字還真是不搭。
然後就這樣,我在午後醒來,很滿足地碎唸完畢。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lo
  • hey is your 東海街 address still valid?
  • yes....oops...location revealed..XD

    ananko 於 2010/12/19 23:56 回覆

  • 訪客
  • 這隻狗 跟我家的Chico有點像!
    =)
  • 應該是一樣的,粉古錐

    ananko 於 2010/12/19 23: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