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跑回家了。內心掃過颶風之後,就期待回家,享受最珍貴的平靜。我睡了很多,把週間所欠缺的都睡回來,把所有的不愉快的心情都睡掉,真的有如阿兜仔說的:After the storm comes the calm.

昨天晚上我幫阿爸刮痧。他的手臂舉到某個高度就會疼,刮一下背可以幫忙紓緩一些。先從脖子、肩膀、上背稍稍按摩放鬆一下,再開始刮背。很安靜的,一下下的刮,出了點紅砂。之後再針對幾個容易有氣結的地方按摩。

我很享受這個過程。

大部分時間我都不在家。雖說現在爹娘還不到需要仰賴我們照顧的年紀,我總覺得自己不孝,沒有花多一點時間陪阿爸阿母。我能做什麼呢?目前除了儘量撥空回家相處、把自己照顧好之外,我還有更大的使命感。

有時候日日的生活雜務、工作上的大小任務,會把眼睛遮住,以致看不到更大更遠的願景,這時候就得靜下來把心淨空。

刮痧板一下下刮過,幫忙阿爸排毒,我的心也淨空許多。阿爸的肩頭比較僵硬,一下一下的刮,好像有鬆了一些,然後再按一按,就好了。阿爸似乎會擔心我手痠,沒多久就一直說可以了可以了。

「一定要讓阿爸卸下肩頭重擔」,我這樣對自己說。

這幾次回家,阿爸都會問我工作是不是很累。是累沒錯,可是這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我說很累呀,時間也吃掉了一大塊。只是我說著這些東西,是很平淡的敘述,不帶任何埋怨的情緒。

我想要說的是,阿爸你年輕的時候的辛苦,哪是我這種程度的辛苦可以比擬的呢?兒時自有記憶以來,你總是披著毛巾在脖子上,扛著一包一包的稻榖,一包一包疊在倉庫裡。長年累月的在烈日下,天天忙進忙出。稻榖收成時,白天五六點就起床,然後常常需要搞到七八點才能休息。

我是到了高中,算是懂事的年紀了,才知道,原來小時候家裡的經濟負擔如此巨大,才知道,難怪總覺得沒跟阿爸說過什麼話。功課的事情,讀哪一家國中或高中,似乎都是自己決定。(國小三年級之後,我改變很多,因為我似乎到那個時候才真正從猴子變成人類,然後就乖乖唸書寫字。)你也不太操心我學業的事情。後來發現,其實應該是心力交瘁,無法操心了。

小時候,阿爸跟阿公撐起家裡的一片天,讓羽翼未豐的我們可以無風無雨快樂長大。小時候,阿爸不吭一聲,國中畢業就跟著阿公拼,20歲結婚,然後四個小孩一個個接連蹦出(用阿嬤的說法就是,一個接著一個從垃圾車上揀回來),時時要照顧大姊跟我這兩隻破病雞,肩上擔子沒輕過。

時間刷一下,再兩個月我就永遠跟twenties道別。現在,現在就是我們拼著回報的時候了呀。所以要是我這樣就抱怨,要是我這樣就喊累。那以前你跟誰怨呢?那我是不是太過肉腳了呢?

你為我們撐起的一片天,我會好好接手的。因為我知道,逆風,只是為了展翅時可以飛的高遠一些。

不管怎樣,「讓阿爸阿母享清福」,就足以給我滿滿動力了。

阿爸我會加油的。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