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是:一個人作菜也很好命。
按照慣例,得鋪陳一下。

話說這幾天又漸漸沈入悲傷之中。情緒這種東西像風,一陣陣的,很難捉摸。有時候覺得自己打斷手骨顛倒勇,然後一瞬間又覺得脆弱的跟衛生紙沒什麼兩樣,一點點的悲傷就可以迅速暈開,然後沈重的不得了。

可是阿,人參就是這樣,絕對絕對不是走直線的。很多時候以為自己要被擊垮了,只要轉個彎,作些平常不會作的事情,看到的風色不同,命運也跟著轉了。

今天早上起床,跟前幾天一樣。我以為早點睡,然後早點起來,比較不會胡思亂想。沒想到,晚上的思緒還是延續到了早上。真該死呀。無精打采、活像一隻沒人愛沒飼料貓砂沒人清的貓。阿阿阿阿阿,很想大吼,可是礙於大白天的,只勉強小小喵了一聲。

然後我忽然想通了。悲傷就跟雜草一樣,不努力拔起來的話,就會長滿整顆腦袋呀。所以我決定我要瘋狂的運動。奇怪的是,在我決定我今天晚上要跑10公里之後,心情好像就已經好起來了。

下班之後,換上久違的排汗衫和運動短褲,馬上到附近國小去跑步。然後我就跑了50圈。國小的操場,一圈200公尺,所以剛剛好10公里。一開始跑的時候,由於太久沒運動,只光沉浸在失樂失愛的情緒中,肌肉都睡著了,很喘。不過我並不理會身體的喘,我只想要身體趕快製造出腦內啡,然後讓我暫時忘掉這悲傷。

跑到15圈的時候,身體感覺漸漸不同了。一股力量慢慢散發出來了。周圍很安靜,晚上十點的國小操場,只有幾對老夫妻手牽手散步,還有我規律的喘息聲(不是a的那種喔)。然後腦內啡就出來了,我一步一步跑著,也開始微笑起來。想起很多事情。說實在的,我憑什麼唉聲嘆氣呢?這樣搞實在是太不惜福,太不感恩了。有這麼多朋友關懷著,怎可以讓人擔心呢?

我要特別感謝瑞襄阿姐。感謝你在這段時間持續關懷我,早上問,晚上也問,問我有沒有好一點,然後跟我分享自己故事,聽我說我的事。你不知道晚上關電腦之前你的關懷,有多溫暖。

然後我跑到了40圈的時候,全身都濕了,腳踝也有點疼。不過我並不理會,然後我發覺悲傷已經跟著汗水蒸發掉了。或許只是暫時的,不過至少可以消失就是件好事。

終於到了50圈。呼吸著夜涼的空氣,悲傷不再飽和。

回到家,倒了開水到鍋子裡,然後倒入克寧奶粉,和五榖麥麩。水滾了,打了一顆蛋,然後喝掉。給身體補充一些蛋白質和水份,簡單又營養呀。

所以標題的意義在這邊,自己煮東西,雖然是簡單到爆炸的東西,可是就是不一樣。那是自己給自己的關懷和愛。

有時候我們都會健忘。很多本來就懂得東西,要偶爾提醒自己一下:人對於生命的一切是有主動掌控權的。而且似乎是二元論的極端了,要嘛就是自己主控,要嘛就是把主控權交出來,it's whether to control or to be controlled. 我們都不笨,都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就這樣,我給自己的身心轉了個彎。期待明天的快樂!

ps.再次謝謝瑞襄阿姐。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vela
  • 人生總是會不斷地給你不優的考驗,要嘛很快就過,不嘛慢到讓你快要招架不住。
    然這當中的過程雖不要也得記住,因為這是你曾有過的...
    開心一些過日子或是找些刺激來電一電囉!
  • 沒錯!謝謝薇如分享

    ananko 於 2010/05/24 22:58 回覆

  • summer
  • 快樂或悲傷都是自己可以選擇的!不要讓思緒留在過往,努力往前走,慢慢的一切會雨過天晴的^^加油!!
  • 西低~summer, 謝謝你捏。

    ananko 於 2010/05/24 22: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