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漸漸轉醒的時候,天還沒完全亮,罩在晨暮之中。
看了牆上的鐘,才六點多。

靜靜躺在床上,從夢裡面醒過來。我夢到很多很多關於這段時間的很多事情,每個片段都是慢速播放的。有些清晰,有些模糊。
說再見一直都不容易,然而再次聚首後的再次別離,更是困難了一些。

昨天晚上隔壁親家慶功宴,形式上就是一個完美的句點。可能因為我喝太多太快,後半段記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只記得,我笑的很開心,然後大家也笑的很開心(好像)。周圍人們的談笑聲,感覺有點遠,好像我不在現場的感覺。

昨天吃的很開心,可是食物卻沒跟著我一起回家,因為都吐在洗手間了XD,喝完一整個暈,還沒暈成這樣過。雖然很暈,我還是很享受那個十分歡樂的當下。若是不要把形式上的句點放在心上,大家的心還是一樣可以住在水底寮的。

起床之後,把妝卸掉(昨天回到家就失去意識了),然後開始覺得很餓很餓。除了肚子空空的感覺,內心也有一點空。重大事件結束之後隨之而來的巨大空虛感,再次打在心上。這次的再別,感受比較不同了。我坦然了一些。

這次我更懂得把握當下的美好。本來最後一場開演前還覺得難受,不想就這樣結束。可是念頭一轉,結束是一定得結束的,那何不享受每一分秒,好好的演出,每個動作做好作足。反正就是別讓自己後悔。

所以昨天很美好,從頭到尾都是。
打小孩、當傻兵、舞廳打架、村民唱歌、一起找伴,一直到終曲,痛快掉淚,然後跳舞、然後在黑幕落下之後用力擁抱一起打拼的演員。

我記得很清楚,終曲兩個小孩的cue點「你以後要幫我忙喔」,眾村民緩慢從側台進入舞台,合唱「命運的一條線」,那時候我就哭了,唱完的時候,視線已經糊掉。等到謝幕,第一個鞠躬,所有眼淚直接滴在黑膠地板上。然後我很用力的看著觀眾席,看著台上所有人,把這些景象,拍進自己腦海底片。

我很激動。不捨不願這場戲就這樣結束。所有的思緒念頭,濃縮成臉上兩行淚,可以說是最簡單卻蘊含極大力量的語言表達。那一刻的力量,會一直給我前進的能量的。

這場夢又真實了一些。
------------------

2/5
這幾天忙著找房子,騎著機車在熟悉的巷道穿梭,偶爾會湧上很強烈的思念,想念隔壁親家的一切。
演出結束的隔天,我沒有寫太多,只是怕文字令人難以下嚥(就是事後看起來會覺得很噁爛、過於哀傷),
那個淚水迸出的瞬間,我清楚的感受到所有水底寮居民的呼吸。我試著理解,為什麼這群人會哭成這樣。都還在台上,幕都還沒完全下,都沒還結束,淚水就不停流了。

我的文詞不夠好,沒有太多語彙可以描寫。
忠衡老大如此描繪:
「大幕一落,幾乎所有演員同時相擁而泣。並不是經常有機會,夥伴們能一同喜極而泣。這個時候的眼淚,像是心靈的洗滌,比大笑更讓人感到幸福。這是參與演出者獨享的特權,也是比觀眾更有福的地方。佛家說,人世本是無常;所以這些短暫幸福的片刻,更值得永遠在心底珍藏。」

說的一點沒錯,並不是經常有機會,可以和夥伴們一同喜極而泣。所以我打從內心感到無比幸福。
我的劇場經驗不多,沒有太多的比較樣本。但是我知道,並不是經常有機會,工作夥伴鼓舞著自己、期盼自己作的更好、並給予真切的讚美。並不是經常有機會,跟這麼多人交心。並不是經常有機會,整個團隊(工作人員跟演員)一同集氣,希望劇可以好。演員努力幫忙賣票推廣、工作人員幫忙宣傳。

因為大家盼望的是同一件事、熱愛的是同一件事、大家推進的目標相同,所以在那一瞬間,所有人live, breathe and tremble as ONE. 所以淚的理所當然,一整個淚到渠成。所以感動加N倍

那些淚,包藏了說不完數不盡的不捨。戲本身有一部分談的是「彼個美好又簡單的年代」,捨不得5~60年代的單純美好,而現實中演員舞者們也同樣捨不得排戲、大家說說笑笑的時光。加演已經在1/31畫下了很美好的句點,可是戲在我的心還是沒落幕。相信許多人和我一樣,這部戲還是持續在內心中不停上演著。懷念的時候,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清楚看見畫面。

1/31的票全部賣光,full house的國父紀念館,館長說距離上一次票房全滿,已經十年了。可以成為這個記錄的一份子。令人滿足的還有在結束之後的幾天,讀著一篇篇觀眾心得,看他們訴說這部戲如何打入他們心底,許多長輩說戲中很多地方讓他們回想起50年代的時空,看完覺得一直覺得暖暖的。
---------

我回想了一下,從去年audition之後,到現在這個當下,人生到底起了什麼變化。
一開始很害怕的。怕自己肢體協調差、怕聲音條件不好、怕沒有演技、怕融不入其它演員的圈圈。只因為我是個十足的門外漢。後來發現,很多時候,憂慮都是多餘的。擔心憂慮的事情多半不會發生,只要盡量往好處想,事情往往有好的結果。

很高興跟伯仁和怡安成為可以談心的好朋友。很高興聽到世姵的稱讚(即使是日行一善,也讓我開心到雙腳踩不到地)。永遠沒辦法想像我在09年的2月3月在youtube上面聽世姵跟翊睿唱「我的夢我的世界」,心神嚮往,之後竟然能跟他們共事,這完全不是我敢夢想的。

要感恩的人事物實在太多,所以就直接謝天。
不過還是有些要特別一提。

由衷感謝來看戲的朋友。
感謝蔡阿毛送花給我,我很喜歡。很高興你喜歡隔壁親家,你說你從頭哭到尾,你這位男子漢/宅男的哭點竟然如此低,有嚇到我。
謝謝台經院的同事來捧場,謝謝琬ㄑ晴帶媽媽來看。謝謝大眼睛ㄒ送小熊維尼娃娃給我。感謝恩師Amy,竟然還讓你清楚目睹我謝幕時激動噴淚的樣子(我以為我站在後排比較看不到...)
謝謝Eileen買這麼多場次支持。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謝謝V一路支持,給了我許多勇氣和力量。

ps. 照片之後補上。

最後的最後,偷用一下徐志摩的詩,

<再別親家>(亂入)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親家的悸動。

那黑膠的舞台
是夢想中的天堂
燈光裡的人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舞廳裡的幹架,
嗨嗨的在心底沸騰;
在音時的親家裡,
我甘心做一位俗辣。

那啪七呀的歌舞,
不是很喘,是超級喘
跳動在人群間,
揮舞著辣拍似的手。

走音?這怎麼可以,
向音準更準處漫溯,
揮灑一身黏汗
在舞台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難過,
掌聲是別離的笙簫;
觀眾都盼親家加演,
加演是一定要的啦!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原版:
徐志摩<再別康橋>,1928年,詩人重遊康橋,在歸途的海上,寫下這首傳世之作。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樹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虫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Ruby
  • 詩也改得太有趣了!!
  • 您不甘嫌啦~

    ananko 於 2010/02/10 00:10 回覆

  • vela
  • 充沛的情感流露,是代表一生不虛此行囉!!
  • 謝謝薇如一路教導(及忍耐)我的舞步

    ananko 於 2010/02/10 00:10 回覆

  • 天保
  • 歡迎走進虛實交錯的世界
    下次的慶功宴別太早喝掛
    多聊聊天談談表演也是不錯的
  • 偶會記得的! 其實還是可以談啦...只是反應會慢一些

    ananko 於 2010/02/10 00:12 回覆

  • florence
  • 這詩也改編得太好了,都可以像原曲一樣唱了。
  • 這首可以唱嗎??? 我不積到耶, 找給我聽啦

    ananko 於 2010/02/10 00:13 回覆

  • 謙
  • 看戲時的感動又在這篇網誌中找回來了~哈
  • may
  • 真沒想到

    還記得我嗎 may
    我還以為離職後的你會回家去
    原來跑去演舞台劇
    早知道
    我一定去捧場
    還有加演嗎
  • 將來是一定有加演的!要等就是了~~
    你是moneymay?

    ananko 於 2010/02/10 00:14 回覆

  • vela
  • ㄟˊ!!有感覺我在忍耐嗎??我應該是無言吧!!...(偷笑)
  • 應該有啦...專業的看到肢障都得忍呀..真是不好意思捏

    ananko 於 2010/02/10 00:48 回覆

  • maey
  • 學長:
    哈哈,首演看的時候我就哭得唏哩嘩啦的,~~~那這次加演你還有要參加演出嗎?我還要再去看一次呢!!(轉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