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以來,就這一陣子最舒服。
沒有下雨的冷天,寒流一波接著一波。
要是可以一直這樣就好了。

這幾天下班的時候,從辦公室走出來,迎面襲來的冷風,很過癮。沒多久我的手指末端就冰冰的。走在路上,忽然很有日本的FU。去年初在日本也是這樣的溫度,只不過凍了一些。

回到家,發現室溫也只有19。
不知怎樣,獨處19度的小套房,看著書,我覺得這一切美得像首詩。
再冷個10度吧。我內心一直這樣盼望著。
越冷,我的心就越澄淨。接近零度的時候,我是透明的。你只要走過來,幾乎就可以看穿我了。

然後,或許你會發覺,其實也不過就是這樣一個軀體而已,在冷天裡面,兀自散發讓自己不致於太難受的溫度。

一切都變成白色的了。那麼的孤獨,那麼的純淨。
窗戶縫隙一直有風灌進來,用力深吸一口氣,冷天的氣息,那麼的美好。


忽然發現,我何必在室溫19的房間內,吵著希望外頭再冷個10度呢?笨。直接出去外面就可以冷10度了。
所以,幾分鍾後,我搭著電梯到樓頂的天台。

站在天台可以很清楚看到台北101,還有巨型的GUCCI看板。
我望著遠方的黑色天空,靠在天台邊的牆壁上,讓風颳我的臉。沒多久,原本我獨佔的天台,又有人走了上來。
什麼鬼阿,這種天氣,有人跟我一樣瘋瘋的就對了?

我不以為意,繼續遠望101大樓。可是他卻往我身後走來。
「你住7樓對吧?」我轉過頭去,發現我背後站的是一個黑人女子。
見鬼了,怎麼都覺得不大妙。

「嗯,」本來想要多說一些,為了掩飾我的恐懼,我還是少說一些。
她沒再說話,只是慢慢走到我旁邊,和我一樣望著遠方的天空。

「我住在那邊。」她指著對面大樓的某一個樓層。「因為你平常窗簾都沒關好,所以我知道你住七樓,而且我知道你都是七點多回家。」
我嚇呆了,看來是真的見鬼了。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我只是喜歡用望遠鏡窺看你們大樓的人。看著一個個房間裡的人活動,我總有股心安的感覺。請你不要害怕,我只是單純地覺得你的屁股很翹很好看而已」
最好是我可以不害怕啦。而且我有點生氣。我只是想要一個人,好好地享受一下9度C的冬天夜晚,順便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走。這位黑人,打亂了我的整個思緒,讓我害怕。
我不想再多說什麼,轉身就走。

「我叫Anita, nice to meet you.」她沒放棄。

「Good night Anita.」我往樓梯走得時候,看見了她的眼睛,似乎有一些淚水。或許她只是想要有人跟她說話吧。我腳步緩了下來。
我轉過頭,看著她的背影,和9度C的天空。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