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7 Tue 2008 21:23
  • SHARE

同事轉了一封信給我。內容我似乎很久之前就看過了。不過現在讀,感觸有些許不同了。或許是因為遇見了更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吧。 以下:

吳念真與師父

我的記憶力並不出色,但靠著常常回憶重要畫面,以下敘述應該大致正確。

吳念真生在九份金瓜石,那裡的人無不跟挖礦有關係,聚集了說著各式各樣腔調、混雜了許多地方方言的人,大家一起靠著礦討飯吃。當時所有人都很貧苦,某種程度也因為大家都半斤八兩的窮,而感情很好。

村子裡,除了正在上小學的小孩子,大人幾乎都不識字,要與外地的遊子書信往返,得靠一位先生(忘了正確的稱呼,容我叫他……師傅)幫大家讀信、寫信。村子沒有富人,這位師傅雖然也得挖礦,但因為看得懂字、幫大家做文字溝通,因而在村子裡擁有崇高的地位。

師傅不挖礦的時候,很喜歡看雜誌。

他訂閱了一大堆文藝春秋之類的東西,也看一些日本的武士道小說、偵探小說。除了文學,師傅的吸收新知能力超強,也很有實驗精神。

當時盤尼西林(一種很經典的消炎藥)是很稀有的藥物,如果村子裡的人受了傷,傷口發炎,得靠「自然好」,時間往往拖了很久,有時傷口還會惡化。看醫生?不都說了大家都很窮嗎,當然是看個屁。

事情總要解決,那師傅單單看了雜誌上對這種藥物的介紹,想了想,就命令村子裡的人湊錢從外地亂買了一堆盤尼西林回來。

買回來了,亂打藥可是會出人命的,於是師傅叫自己的兒子把屁股挺起來,讓他先打一點點看看。過了許久,兒子的傷口比較不痛了,也沒什麼過敏反應,於是 ------

「這個藥不錯!」師傅結論。

  他立刻發出消息,請每個受傷的人都輪流過去讓他打一針。聽起來很恐怖喔! 但在當時,師傅可是什麼都可以搞定的萬事通,大家都仰仗他。

  村子裡的大老粗請師傅寫信時,常嚷著:「師仔!你就跟他說,幹你娘咧你這個夭壽孩子出去工作都這麼久了,半毛錢都沒有寄回家,啊再不寄錢回來,兩個弟弟就沒辦法去上學啦!實在有夠不孝!是要把我活活氣死!

  師傅點點頭,一邊寫著一邊複述:「吾兒,外出工作,辛苦了,但家裏經濟拮据你也很清楚,如果你領了薪水,別忘了家中還有兩個弟弟要唸書,寄點錢回家吧。你離鄉背井,還請多多照顧自己。父字。」抬起頭,問:「是不是這樣?」

「是是是!就是這個意思啦!」大老粗眉開眼笑,也許臉還紅了。

  大抵如此。

  有一天,素有威嚴的師傅叫村子裡所有的小孩在廟口集合,要大家乖乖坐好,寫一篇「請外婆到九份吃拜拜」的邀請信,他要檢查。小孩子哪敢反抗,全都開始寫。寫完了,師傅一個一個看了。第二天,師傅把正在玩的吳念真叫了過去。師傅說,他不是真的要大家寫信邀請外婆,而是想看看這些小孩子裡誰的文筆最好。那人就是吳念真。

「有一天師傅會老,會死掉,那一天到的時候,就由你幫村子裡的人讀信、寫信,知不知道?」師傅嚴肅地看著吳念真。我想當時吳念真一定很迷惘、卻也很驕傲吧。

  後來師傅開始教導吳念真寫信的基本禮儀、常用語法等等,也讓吳念真試著替村人讀信(將文謅謅的字眼,用大家都能理解的用語說清楚)、替村人寫信(也發生了不少趣事)。

  村子裡的人甚至湊了一筆錢,買了一隻鋼筆送給吳念真,意義自然是要吳念真好好地繼承這份神聖的責任。

有一天,吳念真的鄰居家收到了一封信。

事情是這樣的。

那位鄰居大嬸的女兒,為了貼補家用,跟很多村子裡的女孩一樣,國小畢業後就去都市裡當工廠女工,過了幾年,再去茶室或酒家上班賺取更多的錢。在當時雖然很多人都是這樣,卻仍是逼不得已。

那個孝順的女兒,某天帶了一個在茶室認識的男人回家,說要結婚。

女兒認識了不嫌棄她工作與出身的男人,應該替她高興,但大嬸還是難過地說,媽媽知道妳辛苦,但家裏真的需要妳這份薪水,妳能不能再多辛苦兩年?兩年過後,再結婚好不好?

女兒大哭一場後,回到都市後與男人分手,繼續在茶室裡陪客。

過了兩年,女兒又帶了一個彬彬有禮的男人回家,喜孜孜地說要結婚。

不料,那位大嬸還是難過地說了同樣的話,諸如弟弟妹妹們都還在唸書,還是需要她那份薪水,希望她女兒可以再辛苦兩年……

這兩年都活在希望裡的女兒痛苦異常,在大哭中答應了她的母親。與那位深愛她的男人回到都市後,提出了分手。

過了很多天,鄰居大嬸收到了一封來自那男人的信。

師傅去挖礦了,於是換吳念真出馬。

吳念真說,他忘了那封信精確說了什麼,有些艱澀的用字他也看不是很懂,但他清晰地記得六個字,叫「虎毒尚不食子」。當他將這六個字原原本本唸了出來時,那位大嬸發瘋地地跑去撞牆,淒厲地哭喊她也不願意這樣啊、實在是生活所逼之類的話。

吳念真的媽媽跟一些圍觀的三姑六婆都傻眼了,奮力阻止大嬸撞牆自殺後,趕緊 說,吳念真應該是唸錯了意思,要大嬸等到正港的師傅出馬讀信再說。

眾人眼巴巴盼著師傅從礦坑回來,立刻把信奉上,師傅有條不紊地唸了起來:「我很喜歡你的女兒,雖然現在因為種種現實原因無法在一起,真的非常遺憾,貧窮不是妳願意的,我也能體諒妳的處境,如果將來還有緣份,希望還是能跟你的女兒在一起。」念完了,完全傻眼的吳念真被他爸毒打了一頓,罪名是亂讀信。 有好幾天,屁股爛掉的吳念真正眼都不看師傅一眼,遠遠看見就避開。 直到被師傅叫住,拉到一旁。

師傅說,你讀的內容沒有錯,但那樣讀只會白白傷了大嬸的心。既然兩人都已經分 手了,是既定事實了,不如把內容圓一下 -! ----- 最後只要把「意思傳達出來就好 >> 了」。 (其實,我必須吐槽,那意思一點都不對)。 當時年紀還小的吳念真雖然不是很懂,但還是勉強領受了。 幾天後,礦坑塌陷。 師傅走了。吳念真哭得不能 自 己。 他說,他這輩子就看過這麼一個真正的「知識份子」。師傅讓吳念真知道,所謂 真正的知識份子,是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 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 。 他的一生中,就只有當年亂打盤尼西林的師傅符合這樣的標準。我想,這就是一顆柔軟的心吧。當然這是吳念真心中的知識份子典型。


以上~

黑色粗體是我覺得最經典的地方。很鄉土味阿。瞬間讓我想起故鄉老人們,用這些powerful expressions作為清晨時的greeting。我也同意有許多的偽知識份子,半瓶水響噹噹,只欺負那些智識不足他們的人。

欸。討厭。文人相輕真的是積習。我只覺得那些自以為了不起的人,是很值得可憐的。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自省的能力。而這以知識智識互相輕視掠奪的現象,很不幸的,已經從國小就開始了。

英語教育讓孩童之間,用英語能力好與不好劃開界線。我想世界上應該沒幾個地方,會讓小孩子覺得自己英文很好,是件值得說嘴的事情。尤其目前的社會,孩童的英語能力,似乎快要成了社會階層的分界了。有錢人家的小孩從小上雙語幼稚園。沒錢的,都吃不飽了,還學英文?

可是沒有資源學英文的小孩,還是被嘲笑了,還是被「哈哈哈,那個白痴,連apple都不會拼,我幼稚園就學過了,他現在都三年級了還不會,哈哈哈哈哈哈」

小孩子並不會知道這麼多。他不會知道不會拼apple跟跑100公尺跑很慢之間有什麼不同(雖然都是會被嘲笑)。

怎麼辦呢?

我不是啥米偉大的人。我只是單純為了許多缺乏資源,又被嘲笑的小孩感到惋惜。可是呢,上進心是平等的,若是你真心想學,應該不會有太大阻礙的。用心盡力,天下無不成之事阿!


囉哩八嗦一堆,其實我只是想說,阿不蘭我開始分享一些有的沒的好了,算是對這社會的小小貢獻吧。(哈哈...整個把自己說的很偉大...其實我是everyday people拉~)

今天第一砲:
跟各位分享的是:think on your feet.

what exactly is "think on your feet"?

阿是怎樣,躺著就不能think嗎?think 一定要站著嗎?

"think on your feet" means, to respond quickly, immediately to a question, or a given task. means the ability to solve problems quickly.  think on your feet, means, think and react quickly.

所以, are you able to think on your feet? 就是說你能迅速解決問題嗎?你的反應快嗎?
或許可以這樣記,假如你被老師叫到,要到黑板上做題目,所以你從座位上走到黑板的時間就要想出來,think on your feet,反應要不錯才行喔。

阿花安的第一堂課,到這邊結束,哈哈!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n
  • 啪啪啪啪~~~!!(^^)y~* 讚喔!...呵呵
  • janice
  • 這個好.
    就請你開個阿花安英語教室.
    我會要我家的安小姐好好來上課.
  • 北極熊
  • 挖....
    好厲害阿......
    多開一些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