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這篇在瑞襄走的那天寫的。但是心情太沉,沒貼上來,今天是清明,遙遙祝福你。I hope you well.

====
幾個朋友問起,季安你怎麼最近沒寫東西?
欸。其實都想寫的,只是忙。

然後驚覺這個念頭其實很可怕。有多少時候,我們因為「忙」,錯過了多少真正值得經營守護的東西,譬如說家人、譬如說情人、或者是自己的健康、興趣。
忙沒什麼不好,只是到底有多少人,捫心自問,知道自己究竟忙些什麼?為別人忙?抑或是為自己活?還是不得已求個溫飽就好?

很多時候,當我們很入世的時候,也就是在工作上忙的不可開交,行程滿檔,整個精神跟肉體活像是飛機autopiloting,不太可能去思索這些問題的。

這陣子的確,我很忙、時間太滿,睡眠時間少了點,結果就感冒了。睡眠不足換來免疫力下降,在春天如後母心一般的天氣,要不中槍也很難。
我以為我會很快好,結果一連五天,重喉嚨緊、肌肉酸痛、吞嚥困難到頭暈跟輕微發燒,慢慢加劇,最後不得不認輸,請了一天假、一堂課。第四天去看了醫生,第五天回老家給阿母照顧,只是希望隔天台南的講座可以如期進行。結果還是沒辦法,一說話就咳。這樣實在不是個講師的樣子,所以還是取消了,看了第二次醫生,打了點滴(雖然知道其實只有電解質跟維他命),加上在家睡了一天,終於有好轉的樣子。

臥病在床的時候,最能領略「沒有健康,什麼都沒有」這類平常我們告誡大眾的話語。另外,我有對於抗組織胺有很奇怪的反應,別人吃了會昏睡嗜睡,我只要吃了就會睡不太著,輕微亢奮。所以我躺在床上,想了很多。關於生命、關於目標、關於工作、關於愛情意義何在。

然後,半夜T傳了一則簡訊給我,說瑞襄姐燒炭走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