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快要過年了,下午的時光顯得很美麗。美麗,因為離年關又近了一些。因為,離和家人團聚又近了一些。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下課後,從漢口街走出來,天氣沒變好,還是一樣的濕冷,飄著雨。

有時候會想,在這個城市,人們要更堅強一些才行。夏天太悶,冬天太冷,到底想怎樣呀。這不是一句「操你媽的台北」,然後耍帥騎車回南部就可以解決的。
今天趕著上課,在路上招計程車,連續五輛都不停。我一開始很生氣,手提著投影機大包小包的,還得撐雨傘,然後小黃都不停。正當我要抓狂的時候,內心暗譙「幹,難不成我變成阿飄了?所以他們看不到我?!」這麼疑慮沒有困擾我太久,過沒多久一台小黃就來了。

站在40人的面前,講解翻譯。「advice跟advise哪一個是動詞?哪一個是名詞?很多同學搞不清楚。沒關係,從今天開始就不會有這個困擾了,只要記住,ce是名詞,ce是名詞就好了。」一如往常,同學一臉困惑,內心os: 什麼鬼呀?這傢伙。「西醫是名詞,中醫也是名詞。結束,很好記吧。」一如往常,這個梗很爛,但是有用。西醫是名詞喔。

下課後,本來想搭高鐵回家的。不過忽然想到這個月要回家很多次,又是大選又是春節的,還是搭統聯,省點錢。接近林口的時候,車流幾乎都停住了,沒停的只有雨。我呆望玻璃窗上的水珠,直到視線模糊,直到我回到大學的時候。

那是自以為什麼都懂的年紀。那是20歲,擁有純真熱情跟對於未來的無限憧憬和盼望。「假如可以跟20歲的我講個兩句話,那有多好。」會不會到了40歲的時候,我又說「假如可以跟30歲的我講個幾句話,碎念他個幾句,哪有多好。」四十歲會怎樣,我不知道。但我很清楚的的是,很多20歲的煩惱,現在看來都是多餘的。

那為什麼還學不會少一些煩惱呢?假如還學不會,那是不是白活了呢?過去這些年。

我很喜歡商周專欄部落格這篇記得22歲時你的眼神。在很多時刻提醒自己,在時間流逝的同時,要多做點事情,多點勇氣跟無畏,少點後悔跟自憐。

為了更方便讓自己記得自己20歲的眼神,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年已經養成了一個習慣,在年末的時候寫一封信給下一年年末的自己,期許自己會做到哪些事情、有哪些進展。這種期待期許的力量其實很強大,隱隱約約指導引領著自己在未知前進。

人家說,begin with an end in mind, 就是以終為始的意思啦。如此,作起事來,有個明確的目標,比較不會有無力感。begin with an end in mind另一層的意義在於把目標視覺化,視覺化之後,烙印於心,自然會有神祕的力量協助自己落實目標。

年末除了寫一封新的,也會把去年寫的拿出來看一下,看看完成度多高。完成的部分鼓勵恭喜自己,未完成的部分幫自己加油,反省一下,為什麼沒有達到,修正一下作法,繼續向前行。寫完新的之後,就擱著了,等待一年之後再看。

==

年底最後兩週,天氣夠冷。10度上下的氣溫,讓我心情很平靜。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