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開完了例行的團隊會議之後,到遼寧夜市的馬祖麵店吃宵夜。
結果巧遇舜哥。

吃麵哈啦到一半,舜哥突然跟我和怡安瑪姬講關於擺渡者的事情。
他說了很多,我很感動。我覺得沒能把那一段話錄下來有點可惜。

他說我們在舞台上的人,不要小看了自己的角色。我們都擁有一股力量、具有影響力。可能觀眾聽眾因為看了我們的戲、看了我們表演,獲得了感動,進而對自己人生有不同的省思和想法。你在台上,根本不知道台下有誰因為你,而改變他們自己。

其實不只是表演者。每個人多少都是擺渡者。
啥米是擺渡者?其實說穿了,就是默默協助人們穿梭兩岸或渡河的人。

舜哥說瑪姬的擺渡工具是琴,他自己的工具是嘴巴,一個利用音樂、另一個用話語的力量,去感動人,影響人,讓別人的生命可能因為我們而美好一些。
這就夠了。

在生命的長河裡,擺渡他人,或許會積些陰德。可是並不是為了積德為了功德而擺渡,而是為了擺渡而擺渡。

我聽到這邊,嚼到一半的麵就含在嘴裡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話說,我最近一直被頭髮困擾著。
並不是被很難整理或是很毛很難看困擾,而是走到哪邊都被嫌。

「有沒有考慮剪頭髮阿?」比較有禮貌的。
「....」更委婉的。什麼都沒說,跟我講話的時候眼神一直往一頭亂髮飄。
「沈XX你頭髮快去剪啦,醜死了,什麼鳥頭」好朋友。

之前覺得燙髮是解決的方法,以為燙完就可以不用整理,可以自然有型。所以我就燙了。
結果是自然不行。短的時候ok,長了就亂七八糟。

之後覺得,那我染個色,看起來會輕一些。結果設計師搞烏龍,顏色弄錯,染成純黑髮,然後再染一次,染成我想要的顏色。
顏色有了,可是頭毛大破壞,整個變成乾巴巴稻草。

然後就被嫌的更慘。這很辛酸耶,花了大把鈔票,結果到處被唸。真是,嘖嘖嘖。

其實我對自己的鳥頭蠻自在的。鳥窩頭有保護色,可以讓我很低調地在城市空間遊盪。
但是某些場合真的就沒辦法過關。比如說要當口譯的時候,這時候頭毛的整齊,可能會影響到人們對自己頭腦是否清楚的觀感,跟專業度有直接相關。

所以我今天去找玫格了。IMG_1838.jpg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嘿嘿,相當相當好看的隔壁親家又要逗陣加演了。
跟2009年8月首演和2010年初的加演巡演一樣,劇情很感人,音樂太動聽(好像是廢話)
不一樣的是,這次是2011年!!!!

ㄟ...牟喝秋~

嗯,說真的。這次的加演,我的感觸很多很深。
明天就要演了,站在這個時間點往回看,我覺得很神奇。我到底是怎麼把台北一切放下(已經audition上四月望雨的角色了)搬到高雄工作,然後過了一年又卸下高雄的補習班老師身份,搬回台北的?

搬下高雄之前,我以為只要追求金錢就好了。我以為我面對的只是錢的問題,所以對我來說,暫放戲台到補教舞台綻放,是很容易的抉擇,而且是個所謂大家認為的好的選擇。

可是這中間,我跑回台北看四月望雨、渭水春風。看到以前的夥伴,在台上載歌載舞,我內心很癢。
而在高雄發生的許多事情,已經讓我學會臨事不懼了。

每次看戲,見到濤濤老師,他都跟我說,那你什麼時候要回來呀?
一開始我覺得很難。
不過這世界是這樣的。You're always right. 你覺得很難,就很難了。你覺得沒問題的,就真的不會有問題了。

「想演,就回去演,只要把錢的事情搞定就好。」我又下了一個結論。內心決定之後,外面世界就開始發生變化了。好像是老天爺鋪路一般,一個一個事件發生,讓我搬回台北。

然後,明天下午就要總彩排,晚上就要登台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時候腦中會有一兩句話閃過去。要是沒有提筆寫下來,那就消失了。
I can't really trust my memory now. Note-taking is sometimes more reliable.

「樂在其中,然後其實我們都在其中」:the very true essense of living IN the moment.
「生意生意,做生意才有生意,才生意盎然、生生不息」:push your limit a little bit. won't kill you.

and that evening is still too vivid in my head.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驚!驚驚驚驚!
真的有人踩到100888。而且一次還來了兩個!有圖有真相:

-1.jpg
from Janice
螢幕快照 2011-04-05 上午1.00.25.png
from布丁

所以是兩個一次連進來嗎?才會顯示一樣的人次呢?

這樣意味著我要準備兩份禮物了。要來想想要買啥米比較好。
恭喜啦兩位!一起花花花發發發

===

下一輪就是101688,大家加油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兒童節,明天是清明節。

小學的時候最最最喜歡這個時候了。過年後總是懶懶散散的收不了心,寒假
開學之後成天期待春假到來。以前有一整個星期的春假,多好呀,可以在家無所事事閒晃看電視打電動吃春捲。

台灣實施周休之後,春假跟著走入歷史。春假消失其實也跟我無關了,因為進大學之後,時間的安排彈性自由許多,沒差這幾天的閒暇。

小時候的清明掃墓沒有太多意義,感覺是party。跟許許多多一年才會見到一次的親戚哈啦。掃的墓是和我沒有記憶連結的家族長輩。

阿公在2004年走了之後,清明意義變得不同。曾經和我那樣親近的阿公,現在成了灰,擺在小小的格子裡面。儀式簡單許多,不需要除草、壓墓紙了,只到廟裡面,對著小格子裡的骨灰罈拜拜。

這幾天不知道怎樣,一直想到阿公。

記憶中的阿公其實還是很鮮明的。我覺得可怕的是,時間沈澱記憶的速度和程度。

那天弟妹要載我去水上搭電車,阿嬤也在車上,她順口說了一句:「以前你要從高雄回來的時候,你阿公接到電話知道你快要到家,攏嘛金歡喜要開車去載你。」

然後我驚覺,這些小小回憶和記憶已經塵封了。我得承認,平常已經不大會想到這些片段回憶了。

當下我有點難受。曾幾何時,如此親近的至親,只有到靈堂上香的時候會回到記憶中。常講的也是「阿公請你要記得保佑家人身體健康、事業順利」,偶爾會跟他報告近況。

阿嬤的一句話讓我難過,因為我把那些回憶忘記了。我有些自責,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