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來,從沙漠一路奔波到了這邊,跨越了幾片海洋,幾塊大陸,輾轉了800年,只是為了可以在這邊相認,然後叫你一聲姊姊。

忽然覺得被這種larger than life的巨大感吞噬了。

然後妳還是喜歡跳舞的。八百年前中東那邊需要披著頭紗吧,現在台灣不用了,妳可以盡情舞動了。
而我也想見見八百年前中東的老婆跟小孩。

謝謝妳幫我照顧我的小孩。

因緣。都是有緣才相見的。有緣再聚首,那一定要好好珍惜。

姊姊。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fter work, i went to the night market, bought some 鹹水雞+滷味, single serving.
opened a can of beer, drank it with some stupid talk show TV program.
and laughed, though a bit dry, it is still laughter.

and realized, i've now come to truly enjoy the single serving of happiness.
if i can't enjoy the company of myself, who else would?
====

下班後,來到夜市,買了一些鹹水雞和滷味,一個人份。
開了啤酒,佐著沒營養的談話節目。
笑了一些。

發現,我現在能夠享受一人份的幸福了。
要是不能享受自己的陪伴...那還有誰喜歡呢?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天,一直覺得8/14這日子很特別,好像是什麼重要的日子。可是除了是張阿純跟景馨的生日以外,我想不起來到底是哪邊重要。
然後,今天回家的路上,看著雙城的本事,才想起這日子是啥日子。

去年8/14,是隔壁親家首演的日子,8/14~16,三天5場。

也一年了耶。時間真快。

然後我看著窗外的夜空,想起了今天是七夕。
感謝很多事情,感謝雙城,讓我在暗暗的觀眾席得到全然的宣洩。

伯仁唱功驚人。一開口便擊潰觀眾眼淚防線,能量之強,讓我兩管鼻涕跟兩行眼淚一起來。可我只有兩隻手,沒辦法一次應付四個出水孔,所以就直接把衛生紙塞在鼻孔,雙手拭雙眼噴發的淚,剛剛好。

腦中不聽迴旋著「再一次,再一次握住你的手...」,雙城抓住了每個人心中曾有的遺憾,然後猛攻那一點,觀眾就哭了,就覺得很感動,然後就覺得很好很好看。

只是我仍然覺得,就是個合唱,加上些橋段,假如不是冉大師的作曲跟編曲太催淚太動人,應該沒辦法獲得如此的成功。反正,只要觀眾喜歡,什麼都好。

所以,七夕快樂,。。。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喝了小杯黑咖啡,換上運動服,暖身完畢之後,就往附近小學走過去了。
一連下了好多天的雨,終於在今天晚上這無雨的夜,可以跑步了。

錯。還沒走到小學,就聽到雷聲了。
所以我就開始用衝的,不是衝回家,是衝到操場。然後繼續用衝的,三十分鐘,肺在快要炸開的瞬間,雨下來了。大滴大滴的,然後我就走回家了。

忽然覺得天很溫柔,地也很溫柔。一圈又一圈繞著,我覺得自己很幸福。我決定,要努力的愛人,然後,或許這些付出的愛,會以一定的比例折射回來。就算沒有,也是okay的。因為付出愛的同時,就是種幸福了。

幸福總是在當下呀,不是明天、下星期、明年。總是在現下的每一刻,在我一步步踏著pu跑道,傻子一般的衝刺、飆汗的每一刻。
--------

那天回家,在要離開的時候,阿母忽然說了一些話。說大舅打電話給她,他們天南地北聊了很久。
「我們都老了耶。」他們的結論是這樣。
回首過去五十幾年,好像還是昨天的事情。然後一瞬間,好像人生就快走完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ue點都很到位呀!!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erhaps it's high time you threw yourself into a totally unknown world.
summon all and try yourself.

let no fear cast shadows on you.
break all the shackles.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週末跑回家了。內心掃過颶風之後,就期待回家,享受最珍貴的平靜。我睡了很多,把週間所欠缺的都睡回來,把所有的不愉快的心情都睡掉,真的有如阿兜仔說的:After the storm comes the calm.

昨天晚上我幫阿爸刮痧。他的手臂舉到某個高度就會疼,刮一下背可以幫忙紓緩一些。先從脖子、肩膀、上背稍稍按摩放鬆一下,再開始刮背。很安靜的,一下下的刮,出了點紅砂。之後再針對幾個容易有氣結的地方按摩。

我很享受這個過程。

大部分時間我都不在家。雖說現在爹娘還不到需要仰賴我們照顧的年紀,我總覺得自己不孝,沒有花多一點時間陪阿爸阿母。我能做什麼呢?目前除了儘量撥空回家相處、把自己照顧好之外,我還有更大的使命感。

有時候日日的生活雜務、工作上的大小任務,會把眼睛遮住,以致看不到更大更遠的願景,這時候就得靜下來把心淨空。

刮痧板一下下刮過,幫忙阿爸排毒,我的心也淨空許多。阿爸的肩頭比較僵硬,一下一下的刮,好像有鬆了一些,然後再按一按,就好了。阿爸似乎會擔心我手痠,沒多久就一直說可以了可以了。

「一定要讓阿爸卸下肩頭重擔」,我這樣對自己說。

這幾次回家,阿爸都會問我工作是不是很累。是累沒錯,可是這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我說很累呀,時間也吃掉了一大塊。只是我說著這些東西,是很平淡的敘述,不帶任何埋怨的情緒。

我想要說的是,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次聽到這首歌,心頭總微微震動。我喜歡蔡幸娟翻唱的版本,很清亮很甜。

我想要牽著你走。牽著你走過一條一條路,走過一個又一個秋天,走過一個又一個年頭,直到走不動了,我還是想要推著你走(或是你推著我),一起度過這一輩子。

日子怎麼苦,有你的手牽,就不會苦到哪邊去。日子很甜,有你的手牽,怎麼甜都不膩。

曾以為自己已經握到了那雙手,卻在醒來之後,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許多事情都沒有想像中的難。只是事實一旦附加上了情緒的成分,真相就看不清楚了。

你離開之後,生活並沒有不同。對我來說,時間到了,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肚子餓了就煮東西,身體倦了睡覺,心情不好就操場跑步,或是到岸邊吹吹海風。上班下班,活的跟發條一樣的日子,滴滴答答,小步小步前進,就算想你,也得細心把自己照顧好。

可是似乎只是外觀看起來平靜罷了。內心好像颶風掃過一般,狂暴之後樹枝落葉一大堆,土石流,橋樑斷裂。

真的不用急的。就算是樹葉一大堆,用心整理,還是可以弄的相當乾淨,井然有序的。拿著掃帚慢慢清理整理,一磚一瓦重建,不難。

然後好像颶風未曾發生過。只是收拾殘破家園的同時,看著一切的混亂,苦。

溺水中的人,快要滅頂的瞬間,抓到了浮板,以為那就是救贖了。我們多希望那就是救贖呀。可惜不是。在岸上,浮板就只是浮板,醜醜的螢光顏色的發泡塑膠做的東西。

世界從來不是絕對的,一切都是相對的。只有看清、想通,才能超脫出來。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