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漸漸轉醒的時候,天還沒完全亮,罩在晨暮之中。
看了牆上的鐘,才六點多。

靜靜躺在床上,從夢裡面醒過來。我夢到很多很多關於這段時間的很多事情,每個片段都是慢速播放的。有些清晰,有些模糊。
說再見一直都不容易,然而再次聚首後的再次別離,更是困難了一些。

昨天晚上隔壁親家慶功宴,形式上就是一個完美的句點。可能因為我喝太多太快,後半段記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只記得,我笑的很開心,然後大家也笑的很開心(好像)。周圍人們的談笑聲,感覺有點遠,好像我不在現場的感覺。

昨天吃的很開心,可是食物卻沒跟著我一起回家,因為都吐在洗手間了XD,喝完一整個暈,還沒暈成這樣過。雖然很暈,我還是很享受那個十分歡樂的當下。若是不要把形式上的句點放在心上,大家的心還是一樣可以住在水底寮的。

起床之後,把妝卸掉(昨天回到家就失去意識了),然後開始覺得很餓很餓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