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his post is inspired by Chieftain's numerous articles on 'podcasts'

For more info, visit Chieftain's blog*

these couple of days I downloaded Apple iTunes, for listening to Podcasting.
What is podcasting? For computer and tech geeks this is by no means a new word.
And I thought it to be known by many. However, as I queried people around me, I realized not too many people knew this.

"Podcasting" is a portmanteau word, consisting of the words "broadcasting" and "iPod."

This is quite misleading, I must say, cuz the very first question that pops into people's head is: "Do I have to buy an iPod to listen to podcasting?"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奇摩知識+ 作者不詳 本來這篇文章要叫作『我是怎麼治療感冒的』, 可是覺得太跨張了,心裡不夠踏實,所以就把它改了過來。因為老實講,醫師是不會治好感冒的,頂多是讓 患者在感冒的過程中舒服一些罷 了!

感冒原因病程

  感冒是由濾過性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的感染,其症 狀包括以下一種或數種:流鼻水、鼻塞、 打噴嚏、咳 嗽、喉嚨痛、聲音沙啞、發燒、疲倦、頭痛、腹瀉等。 感冒之所以有各種不同程度 樣式的症狀表現是因為 能夠引起感冒的病毒至少有一百多種。由於不同的病毒 感染,加上每一個 人對相同病毒的反應也有所差異, 所以呈現出來的症狀自然多樣。

  感冒的潛伏期約一至三天。然後通常由喉嚨不舒服 開始,接著其它症狀產生,在第三、四天 時達到高 峰。如果沒有併發症的話,一般四至十天會痊癒。

  感冒之所以會好,是由於身體受感染後產生了抗體把病毒消滅的緣故。

醫生是怎麼開感冒藥的

  既然知道感冒是由病毒引起的,照理說醫生只要開一些藥把病毒殺死了,感冒也就好了!問 題是,目前全世界還沒發現安全而可以殺死感冒病毒的藥。所以醫生實在拿那些感冒病毒沒辦法 ,只得讓它們愛怎麼作怪就怎麼作怪!醫生只能就症狀著手,開藥使症狀減輕些,患著因而能夠舒 服一點。為了達到目的,醫生先要問清楚了症狀,加上聽診的補助,以便對症下藥。偶而碰上一 些搞不清楚的民眾,不先詳述病情,只說:『我感冒了!包幾包藥來吃』。那真是不曉得怎麼下 手,除非他願意吃綜合感冒藥!

吃綜合感冒藥好嗎?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要說明一下什麼是藥。我們都知道安非他命嗎啡是毒品,可是安 非他命在過去,嗎啡一直到現在仍然被使用在醫療上。筆者在教學醫院訓練期間也曾在骨科病房 、急診室加護病房幫患者打過嗎啡。我開毒品給患者嗎?不,我開的是藥。那麼嗎啡到底是毒品 還是藥呢?也許我們可以把藥定義為:一種物質適時適量的應用於個體,好處大於壞處是藥,反 之為毒品。

  常有民眾在門診問我:『你開的藥有副作用否?』這可以說是外行人的問題,那有藥沒副作 用的!當我們打開藥品手冊來看,就可發現幾乎每一種藥都有它的副作用。就算我們認為最沒問 題的維他命丸,如果使用不當的話都有它們的副作用。醫生開藥只不過是在好處與壞處之間衡量 罷了!

  感冒既然只能針對症狀下藥,那麼對一個感冒沒有咳嗽的人給含咳嗽成份的藥合理嗎?一個 沒有流鼻水的人給流鼻水的藥合理嗎?豈不算是給了毒品或者說是下錯藥。因為只有接受到其副 作用而沒有正作用嘛!綜合感冒藥可說是一網打盡的藥,有的還宣稱可治八種感冒症狀呢!試問 :如果你的感冒症狀只有兩種的話,你願意使用那含有八種症狀成份的藥嗎?當然如果考慮方便性 、省時或省錢的話則另當別論。

吃了感冒藥都會想睡覺嗎?

142-2.jpg (23029 bytes)  不少民眾告訴我每次吃了感冒藥都會想睡覺。我常 馬上問他們,是不是每次感冒都有流鼻水 、鼻塞或打噴 嚏呢?因為只有那些鼻子症狀的藥才會有讓人覺得嗜睡、 無力的副作用。醫生看感冒 總會就患者的症狀與個人差 異仔細斟酌考量的。沒有鼻子症狀的話,一定不會開那些 含有鎮靜副 作用的藥。就算是同樣鼻塞、流鼻水的兩個 人,也會因為生活工作接受意願的差異而給予不同份 量、種類使用方式的藥物。譬如說上班族、司機學 生,能夠讓他們上班、上課時精神不集中 嗎?這時候在 白天可開輕一點的或乾脆不給,晚上再加重一些。

早點吃藥會早點好嗎?

  大多數民眾都以為感冒早一點吃藥就會早一點好,這 是錯誤的觀念。尤其每當阿婆們這樣跟 我講的時候,我 總會覺得很無奈!因為我曉得過兩天可能就嚴重起來了! 感冒通常開始時症狀輕 微,二、三天後最為嚴重,然後 漸漸恢復。從起初的症狀又無法預測往後的變化而先給 藥,所以 往往下一次再來的時候便是:『怎麼藥愈吃愈 嚴重!』、『本來沒有咳嗽,藥吃了後反而咳嗽起 來!』。

  我看感冒最有信心的是,當患者告訴我他已經看了兩三位醫師都沒效時。此時病程已進入尾 聲,等著我來收穫。

多開幾天藥對嗎?

  一些患者會要求我多開幾天藥,甚至說開一個禮拜。這是相當不對的!感冒既然只能針對症 狀給藥,照理說應該天天要換藥才是,因為症狀會變嘛!頭痛、發燒可能吃一天藥就好了,還要 繼續吃同樣的藥嗎?喉嚨痛可能兩天就改善了,也該停藥了!兼顧患者的方便性,我認為兩天藥 ,頂多三天是較合理的。

藥需不需要吃完?

  站在醫師本位的立場,應該叮嚀患者『藥要把它吃完』。可是也常聽患者說:『上次開的藥 沒吃完就好了!』,『只吃一、兩包就好了!』。

  我們藥需不需要吃完是不能一概而論的,如果在病程的高峰期可能有它的會值。否則,當病 人都自以為夠了時,又何必強人所難呢!記得西諺有一句話說:『感冒有治療七天內會好,沒治 療一週會好』,又有什麼好計較的?我的家人跟我常常屬於『一週會好』那個族群。

為什麼晚上睡覺時咳嗽得厲害?

  感冒咳嗽常在晚上睡覺時惡化,尤其是小孩子,咳到嘔吐是屢被提及的。因為白天時小孩子 可輕易吞入過多的鼻水,但在睡覺時鼻水倒流沉積在喉嚨容易引發咳嗽。針對這種情形,側臥也 許會有幫助,給流鼻水的藥比咳嗽藥來得恰當。

為什麼有人感冒超過一個月?

  雖然感冒通常四至十天會好,但是咳嗽持續超過一個月的也並不少見,這與感冒後氣管較不 穩定有關。一般來講,如果感冒比預期還久的話,應該考慮是否再一次感染不同的病毒或是次發 細菌感染。此外,過敏性鼻炎、氣管炎或長期吸煙引起的咳嗽也常被誤以為是感冒

感冒到底需不需要吃藥?

  感冒不見得一定要吃藥,但是吃藥的好處有二。其一是讓患者舒服些(如果用藥得宜的話), 其二是減少併發症的機會。感冒時,身體尤其是呼吸系統抵抗力減低,容易受細菌感染。常見的 併發症如鼻竇炎、支氣管炎、中耳炎等。

感冒要不要看醫生?

  開感冒藥實在是種藝術,因為需要考慮的蠻多的。如咳嗽緊不緊、痰多不多、什麼顏色的、 會不會惡臭、喉嚨痛否、鼻涕的顏色、還有患者的工作、年齡大小、對藥的耐受經驗....。總而言 之,就是在不失『藥』的本質之下,讓患者覺得值得,沒白來一趟。

  雖然已經很用心的開了藥,可是往往患者下次來的時候會告訴你:『一點效果都沒有』, 『比上次還嚴重』。

  那麼到底要不要看醫生呢?我以為醫生開的處方藥還是比成藥合理得多!如困看醫生不必打 針的話,雖然麻煩一點,或許值得。否則,感冒看醫生還用打針的話,說真的,去買綜合感冒藥 算了!既方便又省時,也可免除針扎之痛,不是嗎?

如何預防感冒

  一般人都以為『冷到』才會引起感冒,如貪涼衣服穿得太少、小孩半夜踢被等。其實不只如 此,過度疲勞、心情鬱悶、熬夜都容易引發感冒。幾年前的某段時間筆者也常患感冒,後來曉得 熬夜容易引起感冒之後,便盡量『很想睡覺時就去睡』,感冒的頻數也就少多了!在門診問患者 是否兩三天來沒睡好覺或心情不好,往往可以得到肯定的回答。

  感冒是很會傳染的,一個人有了感冒,時常全家均會得到,而且很難避免。常聽一些年輕的 媽媽說:『感冒要趕快把它治好才不會傳給小孩』。這是不正確的觀念,感冒怎麼趕快治好呢?

  感冒患者大約在前三、四天具有傳染力,如果能夠在這三、四天與家人隔離的話,也不失為 避免傳染的好方法。也許有人會問:醫護人員天天與感冒患者在一起,應該時常被傳染呢?不見 得!因為醫護人員跟患者相處的時候總是在通風良好的室內,縱然患者咳嗽、打噴嚏,病毒也易 被流動的空氣稀釋掉。不像家人共處在緊閉的室內,空氣不流通。而且醫護人患者少有手手的 接觸,家人較難避免。感冒病毒在鼻涕中的濃度最高,易經手傳染,所以與患者接觸後馬上洗手 也可免被傳染。

  年紀愈小愈容易罹患感冒,通常小兒們一年平均可達九、十次。隨著年齡的增加感冒次數漸 少,到了青少年以後,只剩下三、四次。這與得了感冒後,身體內產生的免疫力有關。所以一些 老是抱怨小孩常患感冒的父母應該可以放心了!只要學費繳夠的話,孩子總會畢業的。

結語

  感冒時要多喝開水、多休息是大家所熟知的。多喝開水可以減低呼吸道分泌物的黏稠度,讓 喉嚨與氣管舒服一些。多休息可以培養免疫力,讓感冒早一點好。

  吃藥的目的只是讓患者在感冒的過程中舒服一些罷了!並不能縮短病程。『早治療早好』與 『早治療好免得傳給家人』都是不正確的觀念。所以不應該作過份的治療,如打針、打點滴、住 院。

  使用綜合感冒藥是相當不合藥理的,除非你的症狀與它的成份相配合。

  最後我建議大家應該學會認藥,當拿到藥的時候要問清楚那種藥是為那種症狀開的。如此, 想吃幾種藥,吃多久,就可隨心所欲了!這也算是一種主權在民吧!

二、我不喜歡幫人打針

142-3.jpg (14090 bytes)  『看病打針』早已成為國人的醫療習慣,尤其是 鄉下地方,如果看病不打針的話,簡直可以 說『沒有人 會給你看!』可是我還是不喜歡開針劑,還是不願意隨 便幫人打針(打胰島素患者除外 ,本所約每看五百人才 打一針)。為什麼呢?除了公家衛生單位應該挑起的教育 責任之外,以下是一 則引發我深思的宜實故事:幾年前 我在台北當住院醫師的時候,曾在板橋市某家二十四小 時開放 醫院兼差,該醫院要求兼差的醫師;凡是自費的 患者都要打兩針,勞、農保的患者打一針。我工 作半個 月左右,覺得再也待不下去了!於是介紹一位同事接替 我。幾天後,該同事跑來找我,聊 到深夜。他說他看了 一個小男孩,診斷起來沒有什麼病,實在開不下針劑, 沒想到院長太太衝進 來,紅著臉,大聲指責他為什麼不 開針劑!我還記得該位同事離開時搖著頭嘆道:『打不 打針道 要由學會計的女人干涉!』

  本人初來大村衛生所,在第一次的所務會議上曾經跟同事們講:『我要把教學醫院的門診醫 療方式帶到大村來,也就是不隨便打針、打點滴』,沒想到一位同事接著說:『在這裡不打針、 不打點滴,沒人會來看病啦!』。我告訴他們:『我要用親切的態度詳細的說明病因、病程與 癒後情形來代替打針、打點滴,我有信心!』

  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我每天費盡唇舌為民眾解釋為什麼不需要打針,而現在幾乎來本所看病 的民眾都曉得大村衛生所不隨便打針。偶而有人要求打針時,旁的民眾會立刻告訴他:『咱這個 衛生所沒有在注射啦!』。

愛打針的由來

  藥經口服用才是自然的方式,打針不管經由肌肉或血管,應該盡量避免。打預防針之所以需 要是因為可防止重要的傳染病(也許有一天,所有預防針都會改成口服的),(請耐心等待!),重病 住院或特殊的身體狀況打針也是必要的。可是時下普遍的醫院、診所、其至藥房,儘管小病或無 病都在打針,真是的!

  醫生為什麼喜歡打針呢?而病人又為什麼甘願自討苦吃呢?原來過去疾病保險相當少,如果 醫生看完病後包個五、六包藥想拿多一點錢不容易,會被嫌貴(刀路太深),於是打個一、兩針, 病人就覺值得了!(筆者在『踏入社會』之前也不曉得一般針劑是那麼便宜,也跟外行人一樣,把 打針的數目列為看病費用貴否的主要依據。)另外,打針的藥效比口服劑較早呈現,也能馬上顯出 醫生的能力。還有,醫生如果不打針的話,在一般民眾眼裡與藥劑人員有什不同呢!打針是醫生 的專利呀!久而久之,民眾就習慣於『看病打針』的醫療模式,同時也誤以為『注射會卡緊好』 ,反過來要求醫生打針了!

  許多年輕的醫師,當他們在教學醫院門診看病的時候是不隨便打針的,可是一開起業來卻也 隨俗的跟著『自費兩針,勞、農保一針』的打。曾經有一位醫療同業,聽說他針打得蠻浮濫的, 於是我打電話過去:『喂!大醫師,聽說你每個患者都打針,連小孩子也不放過!』『沒有啦! 沒有啦!剛開始的時候總要照患者的意思,等基礎卡在以後才能教患者聽我們的。』不過我相信 打針是一條不歸路,回頭是很難的。

注射會卡緊好嗎?

  認為打針病會比較快好幾乎是每一個病人喜歡打針的理由,其實就一般門診常見的疾病而言 ,『注射會卡緊好』這句話百分之九十九是錯的,也就是說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門診病例注射不會 卡緊好!為什麼?因為針劑的成份口服藥都有嘛!打針頂多是讓藥效提早二、三十分鐘出現或症 狀早點減輕而已(如果有效的話)!接下來還是要靠口服藥維持其效果。就整個疾病過程來看,不 管一開始有沒有打針,其痊癒時間都是一樣的。想想打針的疼痛種種併發問題,划得來嗎?

  哦!我想起了一種針劑是口服藥沒有的,它是PYLINE比林類的藥。這類的藥具有鎮痛解熱的 效果,曾在國內大行其道,也是不民眾口中最易引起過敏的藥。後來發現會引起顆粒性白血球缺 乏症,其口服劑與栓劑在民國七十二年元月被衛生署禁用了!至於針劑為什麼沒被禁用呢?因為 當時尚沒有便宜又有效的取代針劑,而國人又太愛打針了,所以就緩禁。而現在雖然已有多種可 以取代的針劑,它卻由於價位低廉而成為全國基層醫院、診所最流行的血管針(就是打了會聞到有 蒜頭味的那種),相信不久的將來必被禁用。

需要打同情針或心理安慰針嗎?

  某日衛生署保健處長在局裡召開的討論會上,一位衛生所主任提到『有些老阿婆老遠來就是 為了打針,如果不幫她打的話實在過意不去!』也有醫師說:『如果不打的話,還不是到別的地 方去打!』『病人既然很想打,最好能夠幫他打,至少有心理治療的作用。』

  是的,打針與否實在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拒絕患者的要求的確須要橫下心來。

  不久前看過衛生署出版的『愛滋病全貌』這本書,書中提到:『非洲的居民喜歡注射,即使 感冒也會要求注射』,加上當地由於塑膠針筒難以購買,因此共用的情形甚為普遍,而成為愛滋 病的主要傳染來源。心想:台灣的感冒患者還不是一樣在注射嗎?台灣人民的生活水準比非洲地 區高出許多,可是『注射文化』水準他們又有什麼兩樣!

  我的岳母曾經住在美國一段日子,有一次跟她談起我幫人看病盡量不打針、不打點滴,她聽 了後馬上指著手對我說:『哈!你這個是美國式的。』難道美國人看病不必打針,而台灣人看病 就得打針嗎?

  兩個多月前有個藥商告訴我,每當他把針劑搬到某家診所的二樓,看到那一大堆帶血的玻璃 針筒心裡就發毛。因為該診所血管針打得相當多,為了降低成本,仍然還用玻璃針筒!我淡淡的 說:『不曉得十幾、二十年後,台灣能不能像美國一樣,不隨便打針!』他斬釘斷鐵的說:『不 可能啦!根本不可能的!』。

  我總是忍心拒絕打針,雖然知道她還是會到別的地方去打,但是我仍然寄望她從此不再要求 打針或者能碰到另一位跟我有相同理念的醫師,那麼必然可以加倍她的信念。

打針與否能不能有個標準?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想這是無解的!不過也許『視病如親』這句醫界老掉牙的話可姑且 一用。它的意思是說看病人時像在看自己的親人一般。

  記得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因感冒去看醫師,該診所沒請護士,由醫師親自在我的臀部上打針 。我好奇的問道:『如果你感冒的話自己怎麼打針呢?』他的回答是:『我自己感冒沒有在打針』 。當時也沒有心思追問他為什麼只打我,不打自己!

  我認識一位護士,她常幫人打針,有一天,她的孩子因病位院需要注射,當別的護理人員正 要把針扎下去的時候,她不忍看下去,埋頭大哭!

  我相信一個醫師如果能夠『視病如親』的話,那麼他看病一定是『美國式的』。

結論

  針劑的發明是醫療的一大創舉,『打針』有其必要或適宜的時候。可是國人實在使用得太浮 濫了!尤其在鄉下地區,有些醫療同業簡直已經到了『見人就打』的地步,如何提升國人的『打 針文化』水準呢?除了衛生單位應該廣為宣傳,教育民眾不要主動要求醫生打針之外,醫療同業 更應該發揮『視病如親』的道德勇氣,糾正民眾錯誤的注射觀念。

  筆者在大村鄉服務三年多來,每天平均看診一百多人,然而由於醫術平平,並沒有任何值得 一提的診治案例以肯定自己,唯有覺得『針打得比別人少』罷了!如果打一針比作被鐵釘扎一下 的話,那麼這幾年來我竟然免除大村鄉的民眾被鐵釘扎了幾萬下,太帥了!

三、我不喜歡幫人打點滴

142-4.jpg (9881 bytes)  提起點滴,很難不讓我想起八年多前刻骨銘心的一次經 驗。它使我有能力反省並深思與打點 滴相關的種種不合理的醫 療現象,這也是往後我那麼不喜歡隨便幫人打點滴的主要背景 因素。當 時我還在基隆海軍第三造船廠診療所服役,晚上則跑 到火車站旁的一家綜合醫院兼差。該醫院給 值班醫師的待遇, 除了固定定的薪水之外,每為病人打一瓶點滴加五十元,收一 個患者住院加兩 佰元。為了多賺點錢,每次上班總是盡量鼓勵 患者住院打點滴。有一個晚上,看完一位發燒的 小女孩已是 零晨三點多了!我躺在床上數數,又是一個豐收的夜晚,單是 打點滴部份就有八百五 十元呢!兼差兩個晚上的收入比軍中一 個月還多,不自覺的得意起來。

  剛才那位小女孩不曉得搞定了沒有,我走回值班室的時候,她的父母正壓著她讓護士小姐打 點滴。這種年齡的小孩最麻煩了!打上了也必須將兩手緊緊的固定起來,否則隨時都有可能把針 頭拔掉或者動得太厲害也會漏射。我勉強爬了起來,要跟護士小姐交待清楚,免得睡著了又被挖 起來。小女孩已經睡著了,睫毛間閃著淚水,在日光燈照射下,看起來很不安穩。他的父母則趴 在病床的兩旁守護著。

  我沉重的躺了下來,腦海裡浮現那一幕,心想:她只是感冒發燒而已,我可以只給她栓劑或 者打一支退燒針,她們就可以回家休息了!為什麼要開點滴呢?同時折磨三個人!還有,今晚的 十幾瓶點滴根本都不需要打嘛!難道我竟然賺這種黑心的錢?不覺地恐慌不已,淚溼枕套。

為什麼不打點滴?

  不必要的打點滴是一件很『勞民傷財』的事情,站在衛生工作者的立場本就應該教育民眾避 免之!筆者在大村衛生所看診每日平均一百多人,四年來打點滴不超過十個人次,比起一般醫院 、診所的普遍現象,相差甚大!這或許有矯枉過正的情形,但是我相信所不足的絕對是患者『心理 安慰』的層面,而與生理或身體健康的維護無關。

點滴營養或助元氣嗎?

  大多數要求打點滴的民眾都以點滴蠻營養的或者助元氣,可以使病體早日康復。其實不然! 如果喝得下、能吸收的話『最營養的點滴也比不上一杯牛奶』。一般常見的點滴不外是葡萄糖水 、生理食鹽水、胺基酸水、白蛋白水等四種,它們的營養價值那能跟我喜歡喝的舒跑木瓜牛奶相 比呢!也許有人會以為用注的效果比較好吧?那又錯了!『用喝的比用注的更健康』。

  碰上一些打點滴迷,實在拗不過他們的時候,偶而我會開一、兩瓶點滴讓他們帶回去用喝的 ,因為用喝的較健康啊!也有民眾反應說,別人的點滴是黃色的。好吧!加點綜合維他命液或維大 力飲料就是了。曾經有一位醫療同業告訴我,他的點滴喜歡加進一些維他命B12液,看起來紅紅的 有價值多了!

打了點滴就舒服多了嗎?

  許多民眾告訴我,他發高燒、重感冒、頭暈或種種不適,打了點滴就舒服多了!他們顯然把 藥效的功勞歸給點滴,實在太離譜了!打一瓶點滴跟喝一瓶舒跑有什麼不同?為什麼喝舒跑沒效 而打點滴有奇效?一定是護士小姐把解熱鎮痛藥或類固醇的針劑或兩者一起來(愈來愈流行)加入 點滴裡面吧!其實針劑可以直接打,點滴不用打,也有同樣的效果。只是這樣醫藥費批得高嗎?

醫生為什麼喜歡打點滴?

  我有一位年輕的女病人,自從半年前打了一瓶點滴之後開始有心悸的症狀。原來當時她因胃 痛求醫,醫生建議她打點滴,她以為半小時內要去上班來不及了!醫生告訴她來得及。於是一瓶 點滴二十幾分鐘就打完了!從此以後她常常覺得心悸,因為她想點滴打得那麼快,心臟一定受不 了。

  如果你打的點滴共是幾佰元或者保險單加上幾佰元的話,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你打的是葡 萄糖水或生理食鹽水,這兩種點滴目前診所的進價是三十元左右。照理說,一張勞、農保單二百 二十元,打個三、四瓶還有賺頭呢!於是有些年青的醫師為了競爭市場便來個逆勢操作-打點滴 不加價,薄利多銷。卻也打出一片天空!在這方面表現較傑出的應屬屏東縣某個衛生所主任兼醫 師,他的患者奇多,每看一百個大約打六十瓶點滴。目前他已自行開業,據說壟斷當地的點滴市 場。

  有些醫師打點滴並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把它當作例行公事或是抱持『打了點滴才不會亂跑』 的想法,這通常針對住院的病人。三年多前,我的媽媽偶然間喀了兩口血,X光看起來左下肺異 常,於是我安排她住進彰化基督教醫院以便進一步檢查。沒想到當我外出再回來的時候,她已被 打上點滴,無助的躺在床上。我一看之下,憤怒不已,馬上叫護士小姐把點滴拔掉。我的媽媽向 來健康,住院只是為了作檢查,為什麼要打點滴?打了點滴立刻被限制行動,連上廁所都有問題 。尤其她以前從來沒有打過點滴,把手伸得直直的,看了多難過!

  也有不少個案醫學上雖然沒有打點滴的條件,但是幫他們打上點滴可能是必要的。譬如說不 久前發生的一些大人物過度疲勞體力不支暈倒的情形,我們發現他們躺在病床上接受媒體訪問時 總有吊瓶點滴。其實既然診斷是過度疲勞,已經醒過來了,只要多休息、喝杯飲料就夠了,何必 打點滴呢?可是話又說回來,那麼重要的人物,如果不吊上點滴,也說不出一個病來,只是躺在 病床上休養,媒體形象許可嗎?這種情形雖然無可厚非,然而『風行草偃』,無形中鼓勵民眾勞 累就要求打點滴的風氣。

住院病人不是都在打點滴嗎?

  以為自己病得較嚴重的人常會在門診要求打點滴,他們總是說:『醫師啊!注一支大筒的啦 !看要加多少錢不要緊』。我想這些民眾是不是多少受住院病人打點滴的影響?如果是的話,那真 是搞混了!絕大多數住院患者之所以打點滴,並不是因為點滴提供給他們營養或什麼藥效。點滴 通常是為了Keep I V line用的,也就是說為了加藥方便才打的。一個危急的病人,隨時都可能有狀 況發生而需要馬上打血管針以爭取時效。如果到時候才來找血管的話,找得到或找不到,萬一錯 失良機豈不枉費住院一場。有許多住院病人,醫師給他們的處方常是血管針一天三、四次或更多 次,想想這樣子不是很受不了嗎?更何況並不是每個護理人員的技術都是一流的。於是打瓶點滴 ,慢慢滴,只要跟血管保持暢通就好了,針劑則可以從橡皮管注進去。當然這樣各有利弊,點滴一 打上行動自由就受限制了!不過醫生總是喜歡如此。一來住院的人本就應該好好休息,也不可亂 跑免得要作檢查、問資料時找不到人。二來不打點滴像在住院嗎?

  我認識一些民眾,他們純粹是為了打點滴而住院的。當他們到醫院看門診而要求打點滴時, 醫生就說:『注大筒的要加錢哦!不然你就要辦住院。』結果他們辦住院了!且一住好幾天,真 是莫名其妙!相信在教學醫院(有實習醫師的醫院)或時常一床難求的醫院不會有這種情形。

什麼情況下應該打點滴?

  常見的需要打點滴的病況不外以下幾種:

  1. 短暫的無法進食或醫生吩咐不直進食時,如昏迷、心肌梗塞、腸胃道出血、才手術完畢、 休克....等。
  2. 進食後腸胃根本無法吸收時,如霍亂、腸胃道阻塞....等。
  3. 隨時可能如加入血管針劑時,如各種病危患者。
  4. 一天需要打幾次血管針時,如細菌性肺炎、膽囊炎及其它重症感染。
  5. 藥物必須經由點滴輸入時,如腦膜炎療法、化學療法....等。

  以上的病況都已經達到應該住院的程度。至於一般門診的患者我一時也想不出必要打點滴的 情形。前述提及我在大村衛生所看病也曾打過幾瓶點滴,還記得第一瓶是幫一個福保的民眾打的 ,那時他第一次來看我而要求打點滴,我擔心他會誤會福保單不值錢才幫他打的。還有兩瓶是幫一 位國小的女生打的,她從小就有氣喘的毛病,每次發作起來就被送到某大醫院住院,花費不貲(最 後一次是住一個晚上一萬九千多元)。那天被送到衛生所來時已經快要下班了,我決定為她特別服 務,讓她在衛生所住院。我幫他打了兩瓶點滴症狀就解除了,隔天早上辦出院時總共繳費兩佰元 (不過晚餐由她的家人請吃炒米粉魚丸湯)。之後,我建議她使用吸劑療法(藥用吸的比較方便且 可以減少副作用),一、兩年來沒再發作,直到有一天再發作時,由於家裡沒有備藥,我開了兩瓶 吸劑給她吸一吸就好了!

  另外的點滴不是因為對方有來頭不好拒絕就是我當時心血來潮為了滿足對方而打的。

結語

  醫療是一種蠻專業的工作,所面對的又是各種不同程度的民眾,所以醫生有很大的空間可以 自由揮灑。同樣是衛生所的門診,每看一萬人可只打一瓶點滴,也可打六千瓶點滴。同樣的痛風 性關節炎可以只開兩、三天藥就解決了(很少例外),也常聽說住院好幾天打十幾、二十瓶點滴的 。類似的例子實在太多了!孰是孰非?合理的標準又在那裡呢?當仔看完這篇文章的時候你的『點 滴』常識進步多了!可是如果你是個醫生的話,有病人告訴你『注一支大筒的啦!看要加多少錢 不要緊』,你會拒絕嗎?

  我深信教學醫院除外,一般基層醫院(包括住院)、診所的點滴至少有90%以上根本是不需要 打的。如果單就門診部份,保守的估計有99%以上是不需要打的。換句話說,當你去看門診時, 不要求打點滴,也斷然拒絕打點滴,有99%以上是妥當的。

  理想的醫療應該是多方面的關心,除了病人的身體狀況之外,他的方便性、經濟情形、尊嚴 、接受程度都應列入考量。八十三年七月四日報載,台大醫院首開新進住院醫師『裝病』訓練課程 。由十七名台大新進住院醫師親身經歷生病住院的滋味,以期待他們以後對待病人會更親切!在接 受訪問時有位醫師便說:『原來打點滴真的很病!』『當病人真的很不自由,電話響了,不能伸 手去接因為手在打點滴』。

  整個打點滴的過程,就醫師而言,只是在處方簽上寫幾個字罷了!而病人所承受的往往是無 知、痛苦、浪費時間金錢。也許每個醫院、診所都有所謂的經營上的壓力,但是這樣的理由充 份嗎?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前幾天發生的毒葡萄事件。少數果農使用可致癌禁藥四氯丹,經媒體披 露後,導致葡萄嚴重滯銷、價格滑落,於是果農四處陳情、抗議。而我這麼明目張瞻的寫出點滴 的濫用情形,會不會造成點滴滯銷,引起製造廠商的不滿、抗議、甚至對我不利呢?我想應該是 不會的!我前面不是曾經說過嗎?『點滴用喝的比用打的更健康』,請大家生病時多喝喝點滴吧 !不過順便一提,葡萄糖水固然是甜甜的,生理食鹽水記得要稀釋否則太鹹了!

四、我不喜歡幫人退燒

142-5.jpg (20936 bytes)  如果我告訴你,我的三個孩子從來沒有使用 過退燒藥(包括燒到四十度以上),你相信嗎?我 連 續看過數萬人次的民眾從來沒有為他們打過一劑退 燒針,你相信嗎?你大可相信的,因為我不 喜歡 幫人退燒!事實上,在疾病的治療過程中發燒是最 不需要處理的,因為發燒不是病,它是生 病時一 種自然而健康的生理現象。會發燒,表示身體的免 疫系統正常。發燒是身體出了狀況的警 示,好比 敵機來襲時防空警報響起一般。我們要治療的是 病,是襲退敵機,那有想盡辦法消減警 報器的道 理。

發燒的原因

  我們的腦子裡有個叫"下視丘"的地方,專門負 責調節人的體溫,讓體溫維持在一定的範圍。 當這個體溫調節中樞受到了某種影響就會發燒。可 引起發燒的原因相當多,不過絕大多數是由病 原體(包括細菌、病毒、立克次體、黴菌....等)感染 造成的。病原體感染人體後,體內的免疫系統 便會動員白血球與敵人作戰,並刺激淋巴球產生抗 體配合消滅敵人。當病原體與白血球作戰後, 其殘骸會釋出一種叫『熱原素』的東西,隨著血液 循環到下視丘把體溫調高,人就發燒了!所以 說,發燒是免疫功能正常下,人體對疾病的一種健 康的反應。反之,如果免疫功能太差,例如有 些早產兒、老年人與重病者,想燒也燒不起來了。

會燒過頭嗎?

  不會的!大多數民眾都以為發燒就應該馬上退燒,否則萬一燒過頭了,燒壞腦筋,怎麼辦? 他們通常可以舉出例子加以證明。其實每個例子都是誤會!他們所舉的都是腦膜炎的個案。腦膜 炎是病原體侵入腦部引起發炎的疾病,其主要症狀為頭痛、頸僵、嘔吐、高燒、昏迷等。好了之 後,一部份人有癲癇或智障的後遺症。一般民眾不知道『腦膜炎』這個病,只曉得該病人曾經發 高燒,就認定是它幹的,真是天大的冤枉!其實一個腦膜炎的患者,不管燒到多高,有沒有給退 燒藥,結果都是一樣的。試想,破壞腦組織的是那些病原體,要治療疾病的話,應該努力消滅病 原體才對,給退燒藥有什麼用呢?何況發燒有一定的生理極限,高溫到某個限度就會停下來,不 會愈燒愈高的。持續高燒是因為病原體還沒被完全消滅之故,等病原體消滅了,燒自然就退了!

需不需要使用退燒藥?

142-6.jpg (20670 bytes)  發燒是人體生了病的警示,發燒的高度, 形態與時間,都可提供醫師當作診斷與治療的參 考 。不當的退燒有時會隱蔽病情,影響診斷。譬 如說合併腹痛的發燒,未經診斷前不給退燒藥(也 叫作 解熱鎮痛劑)已是醫界的共識。不過發燒會 引起種種的不適,到底需不需要給退燒藥應視情 況而 定。在不是禁忌(不合併腹痛)的情形下,如 果學生需要繼續上課的話,給顆退燒藥是恰當 的。碰 到講也講不通的家長給些退燒藥也是可以 解釋得過去的。至於黃醫師本人發燒呢?如果是 上班時 間,我會考慮吃個退燒藥,否則發起燒來 臉紅、心悸、四肢無力,如何面對病人呢?假如 在家沒 事的話,我只會多喝開水,多休息以待燒 退。小孩子對發燒的耐受力比大人好,有時發燒 到三十 九度以上仍然若無其事,活蹦亂跳的。如 此,為什麼要給退燒藥呢?我是不贊成一發燒就給退燒 藥的。本人初來大村衛生所上班時,發現 護理人員打完預防針後就例行發給退燒藥,覺得這樣相 當不好,容易讓民眾以為發燒就應該馬上 吃藥退燒。於是交待護理人員往後不再發給退燒藥,以 教育民眾取代之。打預防針(主要是三合 一疫苗)引起的發燒通常兩三天就好了,根本不需要治療 !榮民總醫院有項研究,把打三合一疫 苗引起發燒的小孩分成兩組,一組給退燒藥,一組不給退燒 藥。結果發現不給退燒藥的這組其血 清抗體濃度較高。可見退燒藥多少還是會影響免疫力。

需要打退燒針嗎?

  原則上是『能不打針盡量不打針,能不吃藥盡量不吃藥』。『退燒針』在先進國家早已被禁 用了!可能是國人太愛打針的關係吧!衛生署尚未明令禁止。許多開業醫師也樂用不疲!然而純 從醫學的觀點與教育的立場來看,打退燒針應該盡量避免的!除了針劑可能引起的種種併發問題 之外,試想,有多少擔心焦慮的父母帶著小孩半夜求診,只為了本來他們可以自行處理的發燒呢 ?有多少發燒的病人或家屬在看完病後主動要求醫師為他們打一針呢?也許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 ,也許有的醫師也一視同仁的對待自己的親人!不過我仍然深信,當個醫師的小孩,好處之一是針 打得比別人少!

發燒要不要看醫生?

  我建議發燒的病人還是趕快看醫師為宜,好讓醫師為您診斷並治療您的病。領了藥之後,除 非有發燒之外的重要症狀,否則應該放心的把藥吃完再說,千萬不要只因為發燒而一再求診!有 不少父母們,小孩吃了藥後燒還不退或退了又燒起來,以為該位醫師的處方沒效,半夜三更又帶 去看急診,甚至一連看了幾位醫師,真不值得如此!而疾病引起的發燒本來就是起起伏伏的,不 管有沒有使用退燒藥都是這樣。等急性期過了以後,燒也就退了!

如何照顧發燒的病人?

  前述提及,我的三個小孩從沒有使用過退燒藥,那麼我是怎麼照顧他們的呢?簡單的講,盡 量讓病人舒服一點就是了!譬如說讓室內通風良好、多喝開水補充散失的水分、衣服不穿過多以 舒適為宜、冬天用溫水,夏天用自來水擦澡、冰枕可使頭部與臉部涼快些,以上都是幫助病人的 好方法。我常告訴年輕的媽媽『一個優秀的母親要學會孩子發燒時不使用退燒藥』。

結語

  發燒不是病,它是疾病所引起的一種症狀罷了!我們看醫生的目的是要治療病,不是要治療 發燒。退燒藥的使用,只不過是讓病人舒服一些而已。為了免於民眾因『發燒看病』所苦,衛生 單位應該多多教育民眾正確的面對與處理發燒的常識。我發現不少年輕的媽媽都能夠接受不使用 退燒藥的觀念,也因此減少了帶小孩子看醫生的次數。

  筆者認為單純為退燒而打針應該被避免的,當民眾的醫療常識提昇之後,除非醫師認為給退 燒藥對病人的健康有所幫助(少數案例如此),否則是否開退燒藥應該由病人自己或家屬來決定。 民眾也應該學會如何使用退燒藥之備不時之需,相信將來有一天『病由醫師看,退燒自己來』會 成為普遍的就醫常識。也許這篇文章叫作『我喜歡教人退燒』來得貼切些。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一陣子嚴重被CONTAX G2 蔡司鏡頭所拍出來的"溫潤典雅" "不慍不火" 照片蠱惑。
加上宏璋一旁持續放毒,搞的我好想敗一台。

等我存夠了錢,嘿嘿,應該就會敗下去吧。
我現在會這樣,是對數位照片的一種反動。數位照片看久了,總覺的少了些什麼,怎麼看還是覺得平平的。
數位感光元件要跟上銀鹽的顆粒感? 還要一大段時間吧,我想. 所以擺著數位相機不用,現在開始拍底片了.

CONTAX德系鏡頭下的影像,算是重口味的. 當然一定有不少人覺的太假了,或者是過於豔麗.可是影像所呈現的濃厚人文感,是毒素所在. 這種口味,我只能說會喜歡的人就是會喜歡。

中毒匪淺。我拿了兩張傳統相機拍出來的照片,丟進PHOTOSHOP,試著要弄出那調子. 嗯,不行,還差的遠。
G2你等我,等我荷包滿一些就帶你回家。

1.canon eos500:大姐+毛寶
322600091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9/15,16 兩天是我第一次不是以義工身分做口譯.
換句話說,就是有拿$$的啦.

經濟部水利署,高雄市政府 跟高雄第一科大,國際雨水利用協會合辦的
2005東亞區雨水利用國際研討會.

議程有雨水利用的相關政策與發展,雨水利用與都市減洪,生態環境等相關議題.

說真的,在去之前我對於雨水利用了解的東西還真的不多.
不過兩天的會議下來,就如國際雨水利用協會的主席說的,
一般大眾對於利用雨水認知不深.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跟我弟一起去聽伍佰在鳳山體育館的<厲害>演唱會。

伍佰還是一樣的猛,因為新專輯多了techno, trance,電子元素,演唱會開場是一個叫做e-turn的DJ負責的.
很不賴,e-turn很帥氣,熟練的在DJ台上面scratching,帶動場子的氣氛。

過了一下子,伍佰跟中國藍頂著電視頭進場,全場觀眾沸騰.
我一直覺得伍佰的歌一定要聽現場的才會過癮,用音響播完全無法感受它的拋爾!!
伍佰的現場就是王道,聽過他現場的人一定懂我在講什麼.
現場氣氛很好,主要是觀眾的歡呼吶喊,讓本來就很high的現場,加倍熱血.

四五首歌後..*范曉萱*頂著超級誇張的爆炸金色假髮出現。在她跟伍佰合唱*海上的島*之前,應該很難想像她跟伍佰的組合. 我覺得還挺新鮮的。

另一位來賓是...蘇慧倫. ㄟ..有點突兀,沒想到她會出現,因為她似乎消失很久了. 不過人還是很漂亮,歌聲也沒變。

南台灣的觀眾似乎跟上次伍佰+陳昇+張震嶽+MC HOT DOG+豬頭皮的<台客搖滾演唱會>的觀眾相同熱情,整場都可以聽到有人狂吼*500我愛你* *伍~佰~伍~佰~*
---------

今天下午跟我弟大啖火鍋,逛漢神,然後送他去火車站搭車。他走了之後,我竟然感到一絲絲落寞。
久違的空虛落寞,我想.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有一個口譯要作,才發現之前寫的口譯員的夢好像後半部沒貼上來,原來是在暫存區~

續:
口譯的訓練過程還辛苦的,一定要有吃苦當吃補的心態,否則一定會吃不消。

還有呀,口譯是看人做的,一定要有超厚臉皮+小強般打不死的精神+高壓承載力+一心多用分神能力+反應神速......(我好像只有臉皮厚一點而已..其他似乎還沒到練到家>_<)

整個訓練過程,大致上分為

1.視譯(Sight Translation)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最近開始忙起來了,疲累的身心需要菜菜子鼓舞一下
來個Kirin生茶廣告吧~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是沒有多弄些菜菜子上來, 拿菜菜子的照片當扛棒,感覺十分的招搖撞騙。

那先來個nikon CF   n_n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taken from Here

The Colonel By the bucket

The rich, full life of a fast-food pioneer

MUCH as he might resemble the inspired figment of an advertising man's imagination, Colonel Harland Sanders, the face of Kentucky Fried Chicken, really did exist, and really was a colonel—though the title was an honorary one conferred by the governor of Kentucky, not a military rank.

anank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